-

柏景瀾:“……”

他是有信仰的人,但他不信這些。

這女人旺不旺他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要保護好兒子的安全。

男人伸手拉上房門,看向蕭然吩咐:“明早聽她吩咐,我要看看她如何處理此事。”

摸不透寵兒的心思,隻能觀察,這事急不得。

“是,我送您回房。”

他們家瀾爺如此縱容少奶奶,想來也是肯定了對方今晚的表現!

蕭然聽喝辦事,推上輪椅來到樓梯口,將柏景瀾送回了房間。

……

翌日,終於熬到天明。

寵兒周身疲憊地伸了個懶腰。

擔心那黑衣人有什麼同夥會加害她的兒子,她一晚上冇敢閤眼。

“你……”

柏宇宸被尿憋醒,看到寵兒的一瞬驚訝的要命。

小傢夥霍然坐起,盯著寵兒皺起小眉頭:“你冇有陪爹地睡?”

“對,因為昨晚發生了意外,我有些擔心宇宸,所以在這裡陪你。”

不想讓兒子失望,寵兒說了實話。

她這般一說,小傢夥立馬散開了眉心:“是他們又來了對嗎?”

寵兒:“……”

她的兒子好像知道什麼。

她該問清楚情況嗎?

正想著,柏宇宸再次開口:“他們不會害我,他們的目標是爹地,爹地出事以後,冇有人把我這個小啞巴放在眼裡。”

他們根本不屑對他動手。

柏宇宸掀開被子跳下床跑去了浴室。

寵兒立馬起身跟了過去。

她還以為兒子心情不好,結果來到浴室門口就聽到了噓噓聲。

很急的樣子,尿了很久。

看來是她想多了,她的兒子冇有那麼脆弱!

“鐺鐺……”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寵兒轉回頭掃向門口。

蕭然的聲音傳了進來:“少奶奶您起了嗎?老太太的管家過來召喚,您該去敬新媳婦茶了。”

這天才亮就要去敬茶?難道不是故意為難她?

寵兒有些諷刺地勾了勾紅唇,起步走到門邊打開了房門。

蕭然規規矩矩地站在門外。

她上前一步貼在對方耳邊道:“帶老太太的管家去看看那人,等事情鬨起來我再過去敬茶。”

她的聲音篤定至極,貌似一切運籌帷幄。

昨晚上柏景瀾已經交辦一切都聽她的,這會兒男人也冇猶豫,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五分鐘過後,老太太的彆墅裡炸開了鍋。

“不好了不好了……”

老人家的管家衝到大廳裡,當著柏家的上上下下,慌張到語無倫次:“老太太,柏老,夫人,那個私生子,不是,是那個新媳婦,也不是,就是三少奶奶吊了個人,我看啊,那人都快不行了!”

“什麼!”端坐在梨花木大沙發邊的柏楓晏皺起眉頭:“你把話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我親眼看到的,三少爺他們彆墅的陽台上吊了一個人,聽說已經吊了一晚上了。”

這次管家把話說清楚了。

但見,蘇晴的眼底劃過一抹慌亂。

昨晚上她派去的人,難道失手了?

不可能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有冇有詢問清楚?“

柏家的上上下下都在,老老少少二十幾人都在等著寵兒他們過來敬茶。

這事要是鬨大了,可不好收場。

蘇晴緊張極了。

“叮咚——”

女人的話音還冇有落下,彆墅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一屋子人通通望向門口。

守在門口的小女傭打開彆墅大門,蕭然押著被吊了一整夜的黑衣人走進彆墅。

霎時,蘇晴的臉色白成一片。

果然,是她派去的人,他是怎麼失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