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溫氏!

溫鄭坤那老東西什麼時候還開起醫院來了?

寵兒確認:“你所謂的溫氏,董事長是不是叫溫鄭坤?”

“冇錯,就是他。”

醫生鄭重點頭。

寵兒不由得握住雙拳。

讓她從渣爹手上買下醫院她是不願意的。

所以,她得想個不勞而獲的辦法!

“嗡嗡……”

想曹操曹操到。

寵兒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她摸出手機看到了溫鄭坤的號碼。

她渣爹怎麼會突然找她?

上次的雨還冇淋夠?

還是說又想去山上陪她母親和妹妹了?

寵兒接聽電話,走到了落地窗邊。

聽筒裡,溫鄭坤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小心翼翼:“寵兒,你能不能來家裡一趟?”

嗬,果然做人還是得厲害點。

她渣爹不敢像從前那麼囂張了!

寵兒冷聲迴應:“我剛好也有事找你,你在家等著吧。”

說完,她掛斷電話,瞟向沉睡中的小傢夥,詢問:“醫生,我兒子什麼時候能醒來?”

“大概要明天早上,我們今晚會留在這裡,您放心。”

有醫生在她就不用擔心了。

儘快把醫院的事情處理好纔是正事。

寵兒走到床邊,彎下身,輕輕地親吻了一下兒子的額頭,立刻離開柏世裘的彆墅。

那臭男人被她損了命根子,八成還在床上躺著呢,她連他鬼影子都冇看到。

……

市區,鬨市中的豪華彆墅區。

計程車停至溫鄭坤家門前,寵兒掃碼付了車費。

上次過來,她碰上了出來丟垃圾的小女傭,今天空蕩蕩的院子裡很安靜。

蘇晴被關去監獄,這家裡頭冇有了女主人,看起來蕭條了不少。

“嗬,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寵兒冷笑一聲,邁上彆墅台階,按下了門鈴。

“你來了,快進來吧。”

她上次砸家的事情嚇到了小女傭,這次再看到她,小女傭整個人惶恐不安,閃閃碩碩的眼神都不敢看她。

她也冇心情跟對方浪費時間,起步進門,一抬頭的功夫,看到了沙發上的溫鄭坤和溫靜怡。

父女倆冷沉著一張臉,看上去好像剛剛吵過嘴的樣子。

事實也是如此。

溫靜怡今天回來是要錢的,她找AG設計的首飾,該支付設計費的尾款了。

可是溫鄭坤跟她說冇錢,父女倆便鬨了個脖子粗臉紅,吵得不可開交。

這會兒,溫靜怡的心裡頭還窩著火,看到寵兒的一瞬,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寵兒撞上對方的眼神,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溫小姐怎麼坐在這裡?今晚上可是柏家老太太的生日晚宴,您冇收到請柬嗎?”

她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溫靜怡怒火滔滔的喊了起來:“溫寵兒,你彆太得意了!早晚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腳前求饒!”

“好啊,我等著。”

寵兒掃了眼溫鄭坤,走到沙發邊,坐到單人沙發上,垂著眼眸,漫不經心道:“有事說事,我不想大晚上跟你們動手。”

此言一出,她渣爹和溫靜怡通通一怔。

兩人著實不敢招惹她。

她渣爹被她丟到山上,差點嚇掉半條命。

溫靜怡的下半輩子都得坐輪椅。

兩人都被她教訓過,誰都害怕她動手,真動起手來他們父女鐵定吃虧。

溫鄭坤把早已準備好的支票放到了她麵前的茶幾上:“這裡有五百萬,爸爸求你幫個忙,求你幫我跟瀾爺商量商量,我欠他那兩億,緩些時日再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