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我們不看煙火了嗎?你不是答應我們要帶我們看煙火的嗎?”

七七已經感覺到了不對頭,看著寵兒眨了眨眼睛。

看起來是在撒嬌,實則有點擔心現在的狀況。

爹地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貌似要發生不好的事情。

一旁,柏宇宸也感覺到了不妙,和七七一樣,定定地看著寵兒等待迴應。

大人的世界可真難懂,明明剛剛還好好的,現在怎麼變成這樣?

“七七乖,煙火當然要看的,我們隻是要聊幾句,稍後我會回去接你們。”

寵兒看出了孩子們的心思,走到七七麵前摸了摸女兒的小臉蛋,順便又揉了揉柏宇宸的發頂,安撫兩個小傢夥。

倆小孩雙雙望向柏景瀾,多少還是有些擔心,雙雙抿住了小嘴唇。

寵兒見狀,多少有些不忍心把兩人送走。

可柏景瀾那副樣子,把孩子們留在這裡也不妥當。

靈機一動,她轉頭看向男人說:“瀾爺,不如我們先回去把晚餐吃了再聊?孩子們的肚子應該餓了,我答應他們,今晚親自給他們準備晚餐的。”

“是的爹地,我們先晚餐可以嗎?”

寵兒明明是在說謊,可是柏宇宸卻配合的十分默契。

一旁,七七似乎明白了什麼,故意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小眼神看向柏景瀾。

兩小孩簡直就是繼承了她的精髓。

寵兒的心裡彆提有多麼欣慰。

柏景瀾看到倆小孩的表現多少也有些心軟。

畢竟話什麼時候都能說,餓到孩子們就不好了。

“瀾爺!”

不遠處傳來氣喘籲籲的聲音。

幾人聞聲望去,看到了向他們跑來的蕭然。

柏宇宸又立刻裝回頭看向柏景瀾:“爹地,先吃飯,我肚子餓了。”

他擔心柏景瀾會讓蕭然把他們帶走!

“回去。”

男人多少看出了兒子的心思,起步向他們走了過去。

蕭然一臉懵逼地停下腳步,整一個摸不著頭腦。

寵兒看出對方的情緒,故意解釋:“蕭管家,瀾爺臨時改變了主意,我們現在要回彆墅,麻煩您通知廚師今天的晚餐我來準備。”

“好!”

看這情況也不適合多問,蕭然掏出手機打給了廚師。

寵兒牽著兩小孩邁開了腳步。

一行人返回彆墅。

柏景瀾直接上樓,七七和柏宇宸也返回了房間。

寵兒來到廚房,廚師已經把清洗好的食材都擺在了料理台上。

她退下牛仔外套,掛在房門鎖上,來到料理台邊,將海蟹和活蝦端到了爐具邊上。

“鐺鐺……”

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寵兒回眸,蕭然站在門外。

到現在都搞不清狀況的男人走進來,站到寵兒身邊小聲問:“少奶奶,剛剛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太太的壽宴,往年柏景瀾是不會參加的,確切的說,往年他們家瀾爺也是不被邀請的那個,他擔心是晚宴上發生了衝突。

寵兒多少看出了對方的緊張,故意聳了聳肩膀:“如果你擔心瀾爺大可不必,我們突然跑回來隻是因為我情敵太多,不想英勇善戰罷了。”

蕭然:“……”

難不成少奶奶在晚宴上跟人發生了衝突?

他倒是聽說今晚會過來不少名媛,都是衝著瀾爺來的。

不對,該不會是因為少奶奶吃醋,跟瀾爺發生衝突了吧?

不然,瀾爺不至於讓他去接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