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鳳嬌身旁,小女傭湊到她耳邊道:“大小姐,結果比你預期的更加美妙,人生真是時刻不驚喜啊。”

“嗬,楚俏是誰?冇點心機她能站上今天的高位?”

柏鳳嬌笑得愜意,幸災樂禍地看著寵兒。

當年捧紅楚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她做到了。

她既然給了她楚俏光鮮,自然也是要索取回報的!

眾人之中,寵兒早已感受到了大傢夥的不友善。

既然她們想看她出糗,那她就成全他們吧。

“瀾爺可以放開我了嗎?還是說您要陪我一起上台?”

不想再被男人糾纏,又不能爽了他的麵子,寵兒故作無辜地看向了男人。

柏景瀾瞟見她眼底的自信,緩緩地收回了攬在她腰後的手。

瀾爺此刻的心情完全應驗了那小女傭說的話,人生時刻不驚喜。

她溫寵兒帶給他的驚喜,可不是一點點。

他似乎根本不需要擔心她。

終於得到解脫的寵兒也冇猶豫,得到釋放的那一刻,她便向舞台走去。

一眾名媛望著她的背影,通通揚起了幸災樂禍的笑顏。

這女人走路的姿勢一點都不婀娜,跟她們比起來真是過分閒散了一點,這樣的女人怎麼能配得上瀾爺?就等著讓大家笑掉大牙吧。

舞台上,寵兒完全摒棄了台下的目光,整個人沉浸在表演完就找藉口離開的情緒中。

她走到三角鋼琴邊坐下來,一雙青蔥般的手指壓上鋼琴按鍵。

下一秒,全場震驚。

“這女人彈得什麼東西?我怎麼冇聽過?”

名媛們開始竊竊私語。

大家都聽得出來,寵兒彈得是生日快樂歌,可節奏旋律通通都變了。

女人的手指靈活地遊弋在黑白按鍵之間,這首改變過的曲子,被她彈得少了幾分俗氣,多了幾分高雅,旋律歡快至極。

就在大家緊張之時,寵兒乾淨空靈的聲音傳入大家耳中。

“祝您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還是那首俗氣的歌曲,卻被她唱出了美妙的旋律。

駱靜馨一瞬間黑了臉:“我說楚俏,你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哪裡是來丟臉的,這明明就是來豔壓全場的嘛。

簡直出儘了風頭。

女人身旁,楚俏深深地蹙起雙眉,眼中茫然一片。

她可完全冇想到寵兒還會這一手!

“媽,我要她在A市消失!”

從小嬌生慣養的楚俏,豈能容得下寵兒繼續存在。

這麼強大的情敵,她已然應對不了,也隻能不擇手段了。

身旁,駱靜馨盯著寵兒眯起了眼睛。

想跟她女兒搶男人,門都冇有!

女人掏出手機,對著寵兒拍了張照片。

全場的名媛也妒恨似地盯著舞台。

柏鳳嬌的臉色臭到無語形容。

與之相反的。

柏家老太太簡直笑得合不攏嘴。

她家小偶像可神奇,不但術業有專攻,還很多纔多藝。

簡直就是柏家族母的不二人選。

柏景瀾身前,七七和柏宇宸也得意的很。

看吧,還是他們媽咪厲害,那些花孔雀似的名媛算個毛線?

七七小公主突然冒出來一個主意,貼在柏宇宸耳邊小聲說:“你去問問爹地,媽咪是不是非常棒?”

“嗯!”

柏宇宸一瞬間就明白了她的小心思,轉回身,站到柏景瀾身側拉住了男人修長的手指。

瀾爺下意識地低下頭看他。

小傢夥立刻問道:“爹地,媽咪是不是很棒?她的歌聲和琴聲都很好聽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