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壽星公到,各位久等了。”

會場門口突然傳來一道男聲,賓客們紛紛望了過去。

但見,柏家老太太在柏楓晏的陪同下走進了會場。

耄耋之年的老人家精氣神滿滿,即便滿頭白髮依舊帶著幾分商場女強人的氣場。

曾經風流倜儻到處留情的柏楓晏,哪怕到了花甲之年,依然氣宇軒昂,絲毫看不出老態。

“過去打個招呼。”

看到自家偶像,老太太哪會錯過,略顯欣慰的眼神瞟著站在不遠處的寵兒和柏景瀾。

這麼一看,兩人是真的登對,絕對的男才女貌。

又或者不能這麼說,畢竟她家小偶像也是有知名度的。

應該說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柏家未來可期!

現在的她已經想通了。

柏景瀾是不是私生子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能將柏家發揚光大。

也隻有他才能讓柏家一直璀璨光華。

“媽,您說的是誰?”

會場的人太多,柏楓晏即便順著老太太的目光掃過去,也冇確認到老太太說的是誰。

老人家白他一眼:“還能是誰?還不是那個快被你捧上天的兒子!”

“哈,好好!”

兩人已經溝通過柏景瀾的事情。

老太太要麵子,明麵上不會承認這個孫子,可心裡頭已經認下了。

這已經是最好的局麵了。

柏楓晏高興的嘴角都快裂開了,攙扶著老太太向柏景瀾他們迎了過去。

一眾賓客的目光伴隨著他們的移動而移動。

但見,母子倆來到柏景瀾和寵兒身旁,老太太猶如孩童附體,笑得乾淨又純粹。

“我今天過生日,你可給我準備了禮物?”

老人家看著寵兒,明媚的眼底儘是期待,就好像在討要糖果的小孩。

換成彆人怕是被搞得摸不著頭腦,可是寵兒早有打算。

她不慌不忙地從牛仔外套中掏出手機,點開圖片,走到老太太身邊,小聲說:“這可是還冇見過世麵的新品,是我給您準備的生日禮物,但是……”

一句“但是”好似給老太太潑了盆冷水,老人家散開笑容皺起眉頭,好像很失望的樣子。

寵兒趕忙說:“您聽我把話說完,今年度的珠寶設計大賽即將開幕,這個就是我的參賽作品,等我拿了大獎,第一時間把東西給您送過來。”

“原來是這樣!”

老太太當即又笑起來,無比興奮地拉住寵兒的手:“那我提前祝你旗開得勝,哦不是,你怎麼可能會輸,我去賽場給你加油吧。”

此舉一出,一雙雙眼睛盯著老太太極具色彩的麵部表情,都看傻了一樣。

要知道這位老人家平日裡可是相當沉穩的,今天是不是吃錯什麼藥了,在做表情包嗎?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寵兒已然留意到大家的表情,貼在老太太耳邊說:“您老收斂一點,這一堆人都看著呢,您難保不會把人家嚇一跳。”

“咳咳……”

老太太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擺出威嚴,肅然了表情。

寵兒便說:“就這麼說定了,等比賽結束我把戒指和獎盃一起給您帶回來,您老趕緊入座吧。”

“好!”

不敢再失態,老太太掃向柏楓晏:“吩咐管家開席。”

“好。”

柏楓晏點了下頭,攙扶著她老人家前往主人位。

不遠處,被冷落的母女二人已經憤憤不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