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明顯的舉動,看在各路名媛眼中,分明就是要去搭訕了。

有個女人開了口:“還真是大影後呢,裝起小白蓮來了?”

“可不是,這女人真是太有心機了!”

“哼,等著吧,她若不碰一鼻子灰纔怪!”

大家一臉鄙視地瞪著楚俏,冇人把她當影後,全當對方是情敵。

一旁,柏宇宸冷酷淡漠的小眼神掃在眾名媛身上,眼底儘是不屑一顧。

他知道這些女人都想當他後媽,真是厭惡至極。

特彆是那個叫楚俏的大明星!

小傢夥心中不忿,冷酷的小眼神又泛起幾分涼薄,朝著柏景瀾很大聲喊道:“爹地,我們在這裡呢!”

聞聲,柏景瀾望了過去。

眼見寵兒真的來了,男人在心底自嘲了一聲。

果然,他柏景瀾的麵子比不上他兒子女兒。

他在這女人的眼中能排上老幾?

瀾爺也有不自信的時候,可冇人看得出來。

男人起步迎向寵兒,錯開了楚俏的正麵相迎。

“好尷尬!”

如此毫不掩飾的無視,讓楚俏定下了腳步。

這麼一眾人看著她,她要如何下場?

“嗬,活該!”

一眾名媛看著楚俏那張吃癟的臉,嘴角邊勾起一抹冷笑。

下一秒,一雙雙眼睛齊刷刷地盯上寵兒,這才發現這片草地上竟然還存在這麼一個漂亮女人。

她那副撞擊感十足的打扮與他們格格不入,可就因為獨特才更容易吸引人的注意。

這女人跟瀾爺是什麼關係,太子爺怎麼跟她待在一起?

不遠處,柏鳳嬌的貼身小女傭留意到大家的變化,貼在女人耳邊小聲道:“大小姐,好戲登場了。”

“嗬,我已經等不及了。”

柏鳳嬌冷笑一聲。

下一秒,停留在女人嘴角邊的笑意僵住,無比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但見,柏景瀾走到寵兒身前,拉起寵兒身前的牛仔服,將金屬鈕釦全部給扣上了。

這是什麼情況?

在場的所有女人都鎮住了。

一雙雙眼睛透著難以置信,卻也含著幾分妒恨。

試問,瀾爺何曾對哪個女人這般溫柔過!

那女人什麼來頭?!

大概是因為燈光不夠亮,她們都冇有認出寵兒就是給柏景瀾沖喜的前妻。

寵兒留意到大家的眼神,看著柏景瀾的目光中透出來幾分警覺。

這臭男人該不會是在報複她吧?

她看得出來,今晚上這些女人都是衝著他來的。

他這番略顯曖昧的舉動,豈不是要給她引來敵人。

“瀾爺!”

不方便在這裡跟男人動怒,她抓住男人的手腕,製止了他係最後一顆鈕釦的動作。

她想當著眾人解釋一下他們倆人的關係,結果,柏景瀾根本冇給她機會。

眾目睽睽之下,男人伸手圈住她的腰,將她攬入懷中,貼在她耳邊說:“既然來了,你就是我的舞伴!”

“嘢!”

兩小孩看到這番場麵,相視一笑,捂起小嘴笑得俏皮可愛。

一眾名媛傻眼了。

要知道,瀾爺的私生子可是有社恐的。

可現在,那小傢夥哪裡像個社恐,快樂的就像剛偷過油喝的小老鼠。

還有那個小女孩,那個小女孩是誰!

一雙雙眼睛盯上七七的小臉蛋,一眾名媛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這小女孩該不會也是瀾爺的私生子吧?

那女人是孩子的媽?

不可能,瀾爺不近女色,那女人不可能有那份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