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少爺,您也彆太難過了,你有柏少和太太心疼你不是很好嗎?那個女人不要你,柏少早晚會給你找個愛你的媽咪的。”

小女傭覺得小傢夥可憐,忍不住安慰了一句。

可惜無用,大顆大顆的眼淚滑出柏梓珺的眼眶,小傢夥無聲哭泣,更加令人心疼。

小女傭隻好將人抱起來,一路抱回了他的房間。

一樓大廳,管家的手機響了起來。

男人掏出手機看到柏世裘打來接聽了電話:“柏少。”

聽筒裡,柏世裘的聲音冷到極致:“待會兒那個女人過來,就說我跟柏梓珺不在。”

說完,電話斷線。

管家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手機螢幕。

那個女人是哪個女人,他們家少爺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啊!

……

柏景瀾和寵兒所居住的彆墅。

二人來到餐廳,餐桌上擺著一堆降火下火的早餐。

蕭然和廚師站在一旁,兩人的表情怎麼看都覺得是故意繃著的,絕對的不自然。

寵兒覺得她可能是社死了。

昨天的事情,八成大家都知道。

冇準,衛生棉就是蕭然去買的。

該死,真是尷尬的要命!

寵兒咬住下嘴唇,臉上升起一抹紅暈。

不過話還是要說清楚的。

這一桌降火下火的早餐是什麼意思,她貌似明白的。

這麼刻意的行為是柏景瀾的意思?

想到,她偷偷瞟了男人一眼。

對方倒是淡定,柏景瀾麵不改色地拉開主人位的椅子坐了下來。

所以,這桌子早餐肯定就是他刻意而為之的。

這臭男人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心裡頭多少有些惱,寵兒拉開男人左手邊的椅子坐下來,故意瞟向蕭然說:“蕭管家日後不用這麼貼心,不必這麼事事周全。”

“啊?”

蕭然冇聽懂她是啥意思,整個人一片愕然。

寵兒故意瞟了眼餐桌上的餐品,道:“這一桌子早餐真是辛苦您了,您這管家真是做的太到位了。”

蕭然:“……”

這少奶奶是不滿意了?

男人瞟向柏景瀾尋求幫助。

這一桌子早餐可是瀾爺讓準備的,他隻是聽喝辦事啊!

奈何,他們家瀾爺看都不看他一眼,拿起一塊切片吐司,自顧自地抹起黃油。

嗬,這情況……

蕭然悲催了,心裡頭覺著寵兒說的可能是對的,他日後似乎真的不該這麼貼心,不然他夾在他們兩人中間貌似很難做人!

“媽咪……”

“媽咪……”

餐廳門口傳來兩道小聲音。

寵兒抬眸望去,柏宇宸和七七手牽手的走了進來。

還是看到孩子們開心。

孩子他爹太不靠譜!

寵兒向兩小孩招了招手:“快來,吃早餐。”

“好!”

兩小孩齊齊地迴應,跑到餐桌邊,並排坐到了寵兒對麵。

柏景瀾手中的切片麪包也在這時送到寵兒麵前:“今晚老太太擺壽宴,就在後山,我們一起。”

“喝牛奶。”

心裡頭還記著仇,寵兒根本未理會那片麪包,站起身將柏宇宸和七七麵前的牛奶推到了兩人麵前,完全無視了男人的存在。

柏景瀾蹙起眉心:“什麼態度?你不方便?”

“的確不是很方便,珠寶設計大賽馬上開始了,我今天得把成品做出來,瀾爺還是找彆人吧。”

寵兒自行拿起一塊切片麪包,狠狠地咬了一口。

兩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多少覺得有些不對頭。

柏景瀾也看出了幾分端倪,眸色陷入深沉。

他有些搞不明白他是哪裡招惹她了。

明明剛剛還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