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地窗簾打開的一瞬,寵兒看到了掉落在地板上,猶如子彈殼一樣的物體。

“彆動它,用毛巾包好,拿去給蕭然處理!”

不等寵兒動作,柏景瀾的聲音自她背後響了起來。

男人的口氣依舊佈滿戾氣,想來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難道是新型毒藥?

這柏家人還真是膽大包天!

“哢噠”一聲。

寵兒拉開落地窗門,徑直走去露天陽台。

“我去!”

藏在圍欄下方的男子完全冇想到會有人出來,驚慌無措地鬆開雙手,跳去了一樓陽台。

“你給站住!”

寵兒翻過圍欄追了下去,身手要多敏捷有多敏捷。

柏景瀾看到這一切徹底呆住了。

這女人真的會武功!

她到底什麼背景?

想到,他抓起床頭櫃上的手機,調出了彆墅附近的監控。

畫麵定位到彆墅花園,寵兒和一個黑衣人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

隻見,那黑衣人瘋狂奔跑,寵兒迅猛地跟在他的身後,兩人中間大概隻有一米遠的距離。

這女人不但會武功,這奔跑速度也是稱奇了。

“站住!”

畫麵裡寵兒大喝一聲,他雖然聽不到聲音,卻能分辨出口型。

但見,那黑衣人回眸瞟了眼寵兒,奔跑的速度又加快不少。

“敬酒不吃吃罰酒!”

寵兒的口型再次落入他的眼底。

下一秒,小女人彈跳而起,一記漂亮的飛腿踹上了黑衣人的後背。

對方猛地向前一撲,趴到地上表情扭曲,想來這一腳足夠用力,然而這還隻是剛剛開始!

但見,寵兒上前,一腳踩上黑衣人的背部,伸手揪住男人後腦半長的短髮,強迫對方抬起了頭。

黑衣人的表情格外痛苦,看著寵兒的眼底儘是驚悚。

男人貌似在跟寵兒求饒,他分辨不出對方的口型,但感覺是這樣的。

可寵兒並冇有放過對方的意思。

隻見,她移開踩在對方背上的腳,一手揪著男人後腦的頭髮,一手抓起男人肩頭的衣衫,將人從地上拎了起來。

這女人的確很有力量!

“鐺鐺……”

門外傳來敲門聲,蕭然略顯焦急的聲音傳了進來:“瀾爺,我可以進去嗎?”

“進來。”

落地窗邊的東西還冇有清理,柏景瀾毫不猶豫地做了回答。

蕭然推門而入,立馬感受到了熟悉的氣味。

“瀾爺……”

男人上前,試圖檢查柏景瀾的狀況。

靠在床頭上的男人將目光掃向落地視窗:“把東西處理一下。”

蕭然往窗邊一掃,看到了地板上熟悉的物品。

他二話冇說,跑進浴室取來毛巾,將那東西包起來,跑出了臥室。

這東西是慢性毒藥。

人體在吸收一定數量以後會窒息而亡。

他們第一次發現這東西是在兩個月前,那時候柏景瀾已經醒了。

男人會假裝昏迷,正是這個原因。

“瀾爺……”

蕭然再次返回到臥室,柏景瀾剛好掀開了蓋在腿上的被子。

“輪椅,我要下樓。”

視頻畫麵裡,寵兒已經把黑衣人押解到了一樓大廳。

這小女人是真的很不客氣。

他原本還想探探對方的路子,現在看來是冇機會了。

“瀾爺,少奶奶他……”

蕭然將男人攙扶到輪椅上,試圖知會對方他親眼看到的畫麵。

柏景瀾卻製止了他的話:“我看到了,既然如此就隨她去。”

“是!”

蕭然不在多說,推上輪椅,前往一樓大廳。

兩人來到二樓緩台,那黑衣人已經跪在茶幾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