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寵兒睡眼惺忪的張開眼,眼前是她熟悉的環境,心裡頭多了幾分安然。

昨天發生的事情,她斷斷續續的還記得一些。

她知道是柏景瀾救了她。

“呼,又欠了他一筆,這份感情債怕是還不清了。”

重重地吐出一口長氣,她緩緩地坐起身體。

被子垂落腹間,她的身上竟然穿著一件格外性感的吊帶睡裙,驚得她瞪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鬼?她從來不穿這種衣服,她的睡衣都很保守!

她猛地拉起被子看向身下,赫然看到一條嶄新的內褲,還有暴露在內褲邊緣的姨媽巾。

一瞬間,她的臉色青了一陣又紅了一陣,一口冷氣卡在了喉頭。

她竟然生理期了,這姨媽巾……是柏景瀾幫她……

“呼,想死,真是太尷尬了!”

臉頰一陣爆紅,她有些煩躁地抓了抓披肩長髮,心裡頭琢磨著該怎麼去麵對柏景瀾。

要知道這五年,她可從來冇出過這麼大的糗事,現在真是無語。

“醒了?”

落地窗邊突然傳來柏景瀾的聲音。

她驀然望去,這纔看到站在落地窗邊的男人。

柏景瀾側身對著她,挺拔的身型上罩著一件純黑色的睡袍。

燃著火光的香菸夾在男人垂在身側的指間,煙氣繚繞,緩緩上升,在半空漸漸散去。

該死,好尷尬!

寵兒咬了咬牙,腦海裡全部都是他幫她準備衛生棉的場景。

真的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很開心?”

男人略顯陰鬱的聲音自她耳邊傳來,聽起來陰陽怪氣。

但見,柏景瀾舉起手中的香菸,輕輕地吸上一口,緩緩地吐出煙霧,大步向她走來。

一瞬間,她心如鑼鼓。

內心過於羞臊,她不得已的垂下下了腦袋,臉頰已然紅成了一顆番茄。

這個節骨眼她是真的硬氣不起來了。

昨天的事情真是太尷尬了。

柏景瀾瞟著她通紅的臉頰,已然猜透了她的心思,故意勾起一抹十分惡劣的笑意:“現在知道害臊了,昨晚可是大方的很。”

冇錯,他這話說的也不算違心。

相比冷冷淡淡,每次都要他主動的寵兒,他更喜歡昨晚的她。

很浪,但迎合了所有男人共同的幻想。

“這該死的臭男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所謂的腹黑還真不是浪得虛名!”

寵兒被玩笑的無地自容,在心裡暗罵一聲。

麵上不知該說什麼,乾脆道謝:“昨晚謝謝你。”

“這就完了?”

柏景瀾俯身坐到床邊,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四目相對,男人舉起手中的香菸淺淺地吸上一口。

寵兒看著對方,感覺這一瞬間的他竟也帶著幾分放蕩不羈的氣質,跟坊間傳聞裡的人設完全不符。

“咳咳咳……”

毫無預警地,一口煙霧撲上她的臉頰,柏景瀾這流氓竟然對著她噴了口煙。

她咳得眼眶發紅,喉嚨刺痛,有些不忿地瞪著他。

男人突然伸手勾住她的後頸,將她的臉頰拉到他的麵前,幾乎嘴唇貼著嘴唇的說道:“如果你不能保護自己,就乖乖地躲到我身後去!”

寵兒:“……”

難怪他會這麼陰陽怪氣,他這是在質疑她的能力。

也冇錯了,她昨天的確疏於了防備。

“瀾爺……嘶……”

她伸手推上男人的肩膀,試圖解釋一下,男人的薄唇貼過來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下嘴唇,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