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我走,快點帶我走!”

藥效不斷地侵蝕寵兒的身體,她感覺無數隻螞蟻鑽進了她的血管。

她虛虛地抓著男人的胳膊,徹底癱軟在男人懷中。

柏景瀾見狀,長腿一邁,將人抱出浴室。

柏世裘還站在原地。

瀾爺卻視而不見,徑直朝門口走。

背後,柏世裘瞪著他高高在上的背影,攥緊雙拳,咬緊了牙關。

剛剛他左思右想,還是覺得等柏景瀾深陷之後纔是致命一擊。

今天這口氣他忍了。

彆墅門外。

柏景瀾抱著寵兒返回他們所居住的彆墅。

蕭然幫他打開家門,一眼撞上了寵兒手臂上還在不斷留血的傷口,緊蹙起雙眉:“瀾爺,少奶奶這是……”

“叫醫生過來!”

男人根本冇讓對方把話說完,抱著寵兒步入家門,邁上樓梯。

蕭然不敢遲疑,立刻掏出手機打了電話。

臥室中。

寵兒被放到大床上,柏景瀾的西裝已經被浸濕,還染上了不少血跡。

他有潔癖,他忍受不了,轉身打算去換身衣服。

大掌卻被寵兒虛虛地抓住:“彆走,幫幫我,我好難受!”

虛軟的聲音裡透著渴求,柏景瀾瞟上寵兒嬌紅的臉頰,性感的喉結滾動一下。

剛剛在電影院裡的餘溫還有殘留,這會兒眼前的畫麵就是明目張膽的勾引。

他承認,他有些把持不住。

但,他得先搞明白一件事情。

柏景瀾俯下身體,伸手捏住寵兒的下巴,眸色裡帶著幾分壓抑的深沉:“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柏景瀾,老流氓!”

寵兒的腦子已經混沌了,根本不會轉彎,連藏在心底的想法都抖出來了。

說著話,她開始撕扯T恤的領口。

熱,真是太熱了,感覺整個人都快爆炸了。

“嗬!”

柏景瀾生生地被她給氣笑了。

相比平日裡清清冷冷的她,這會兒的她當真是可愛的進。

男人低下俊顏,湊到寵兒的唇邊,溫熱的氣息撲上他的麵頰上:“再說一遍,我是誰。”

“柏景瀾,臭流氓!”

藥效吞噬全部意識,隻知道眼前的男人值得她去信任。

寵兒伸出雙手抱住男人的脖子,主動吻上了他的薄唇。

毫無章法的亂啃亂咬,她的吻技差到爆。

柏景瀾的的眼底卻騰昇起炙熱的風暴,拉下寵兒的雙手,十指緊扣地壓在她的腦袋兩側,反攻為主地奪回了主動權。

熱浪無限翻滾。

寵兒被男性氣息淹冇,徹底沉溺其中。

柏景瀾看著身下的女人,已然不在壓製眸中的慾念。

熱點不斷升高,意誌盜伐身體和感覺,柏景瀾一把扯開裹在顏嫿身上的浴巾,拋向一邊。

隻是這一瞬間,一大片鮮紅竄進他的眼底,他的身體僵了一下,理智隨之迴歸。

浴巾上的血漬應該不是寵兒手臂上的,那麼大片的血汙根本不是蹭上去的。

他下意識地往寵兒身下一瞄。

純白的床單上早已攤上了大片的血跡,這女人的生理期到了!

“該死!”

眼中的**瞬間退卻,柏景瀾麵色鐵青,咬牙切齒壓住寵兒的嘴唇,狠狠地咬了一下。

“疼!”

寵兒發出一聲充滿旖旎色彩的抱怨,分秒就能挑起他的獸慾。

無奈,男人放開人,起身走到茶幾邊,撈起香菸,點燃,站在落地窗邊,深吸了好幾口,壓製著不該再騰昇起的慾念。

“鐺鐺——”

門外傳來敲門聲,蕭然的聲音也跟著傳了進來:“瀾爺,王醫生到了。”

男人下意識地瞟了眼猶如蚯蚓一樣,在床上拱來拱去的寵兒,起步走到床邊,用棉被將人裹緊,才做出迴應:“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