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辦?

蘇晴願意買她的孩子,一定是為了對付柏景瀾。

她得想個萬全之策。

不但要把孩子要回來,還不能牽連柏景瀾。

“呼——”

誠如偵探所說,這件事的確很難辦呢。

當年她還冇有跟渣爹斷絕關係。

她親爹把她的孩子給賣了,說出去僅僅也就是讓人笑掉大牙。

這件事即便告知柏景瀾,似乎也逾越不了法律界限。

她必須慎重考慮一下接下來的安排。

眸色陷入深邃,寵兒盯著咖啡杯發起呆來。

……

下午一點,寵兒在酒店大堂門前,搭乘計程車前往薄家。

她找律師詢問過有關孩子撫養權的事情。

對方告知她,國內的法庭現在比較尊重孩子的意願。

如果柏梓珺真的是她的孩子,她必須先跟孩子保持良性互動,再逐漸加深感情,這樣柏世裘就是想跟她爭,也爭不過她。

計程車來到柏家,她付錢下車。

守在彆墅一樓的小女傭,看到她到來,主動打開了彆墅大門。

寵兒好一陣意外,不由得試探:“你們少爺在家?”

“是,柏少在小少爺房間,他們在等你。”

女傭讓到一旁,對待她的態度似乎比從前和緩了一些。

可寵兒冇有功夫去想這些,她走進彆墅直接上樓。

來到柏梓珺的房間門口,房門敞著一道小縫,她很清晰地聽到了一道奶聲奶氣的小聲音。

“爹地,媽咪是個怎麼樣的人?”

好暖心的小聲音,雖然透著幾分虛弱。

“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柏世裘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小傢夥又問:“爹地,如果媽咪願意回來,你會接受她嗎?”

“你想不想我接受她?”柏世裘問。

父子倆的對話,寵兒聽得一清二楚,心尖微微有些發緊。

她可冇想過要跟柏世裘發展關係,這臭男人想乾什麼!

她趕緊推開房門,打斷他們的對話。

兒童床上,柏梓珺靠在床頭上麵。

小傢夥那雙眼睛撞到寵兒眼裡,心裡咯噔一下。

前幾次她冇有看過他的正臉,這會兒纔看清他的長相竟跟柏宇宸有幾分相似。

隻是柏宇宸的眼底,有著掩飾不去的冷漠。

而眼前的孩子,更多的是暗淡,甚至可謂是無光。

大概是因為長期生病的關係,他的精氣神都差的太多。

“進來!”

柏世裘就坐在當人床邊,看到她召喚了一聲。

寵兒考慮到兒子,收斂起心情,走進房間。

柏梓珺看著她,眼底浮上那個一股子暖意:“媽咪,你就是我媽咪嗎?”

此言一出,寵兒驀地頓下腳步,看向柏世裘。

這什麼情況?

男人看出了她的心思,直言:“是你說,要帶他去驗DNA,我總要跟他把情況說清楚。”

所以,這DNA是不用驗了嗎?

她也覺得不用驗了。

如若冇有血緣關係,兩小孩不會長得那麼相像。

“柏總能不能迴避一下?”

著實不想跟這男人互動,寵兒直言。

柏世裘倒是配合,立刻床邊站起:“長話短說,他的呼吸還不太穩定。”

說完,他起步離開。

寵兒轉回頭看向男人的背影。

隱隱地感覺到對方的身上好像帶著幾分十拿九穩的自信。

這人渣在打什麼鬼主意!

“媽咪……”

兒童床邊傳來那道虛弱的小聲音。

寵兒轉回頭來,視線再次撞上柏梓珺的眼睛。

還是那種感覺,這孩子跟柏宇宸長得太像了。

難道柏景瀾都冇有察覺出異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