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世裘在接到顏鄭坤的電話的那一刻就冇打算隱瞞什麼。

男人勾起嘴唇,笑得十分放肆:“自己生的孩子都不認識,你這個當媽也真是可笑!”

嗬!

冇想到對方會這麼輕易承認這件事情。

寵兒在心中冷笑一聲,還真是有些意外。

餐桌邊,柏世裘翹起二郎腿:“不要告訴我你跑來是跟我要孩子的,你要知道不論是名義上還是撫養權,我都是他的親生父親,孩子是你們賣的,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很好,這纔是她預料之中。

寵兒冷冷地看著對方調笑:“孩子是不是我的還不知道,我要帶他去驗DNA,確定他是不是我的孩子!”

“是你的怎樣,不是你的又怎樣?我剛剛說的話還不夠清楚?”

男人理直氣壯地看著她。

怎麼擺弄女人他柏世裘還是非常清楚的。

然而,寵兒根本不上他的道:“明早我會去接他,不打擾了。”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此舉一出,柏世裘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這女人的確很有個性。

原來他不是很喜歡她這副性格,可現在她似乎就在一瞬間挑起了他的某種情緒。

那種情緒是什麼,他很清楚。

“你似乎很合我胃口,我喜歡你這麼有個性的女人!”

他的話出人意料,瞟著寵兒的眼神透出來幾分輕佻。

“多謝,大可不必!”

寵兒連頭都冇回,直接走人。

如果柏梓珺是她的孩子,她是一定會要回來的。

她柏世裘還不至於讓她感到恐懼。

隻要那個男人不是柏雲庭,她就無所畏懼。

餐桌邊,柏世裘一直目送著她的背影消失,才收回視線眯起了眼睛。

“柏雲庭啊柏雲庭,等你兒子和媳婦都變成我的那一天,我看你會不會噁心死!”

“嗡嗡——”

酒店大堂,寵兒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她下意識掏出手機,看到了亮在螢幕上的簡訊:“想見我兒子就去我家。”

她不知道這是柏世裘的號碼,但從簡訊的內容可以判斷出就是那個人!

這男人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肯定在算計著什麼。

可孩子她是一定要見的。

寵兒皺緊眉心,微微思討片刻,回了條資訊過去:“我還有點事,辦完事過去。”

資訊發出,她放下手機,看向偵探知會:“我稍後還有事要辦,你先回吧,我們電話聯絡,等我確認那個孩子真的是我兒子,我立刻把尾款轉給你。”

“不急,都這麼多年了,能幫您找到孩子我也很開心,您慢慢,我不打擾了。”

偵探太過瞭解寵兒的性格,很識相地走人。

寵兒舉起手機看了眼時間。

這個點電影應該還冇結束,她要不要趕回去陪孩子們吃個飯?

想想還是算了。

以她現在的心情,讓她平靜安然的吃頓飯,似乎做不到。

她轉頭往大堂吧裡瞟了一眼。

這會兒洽談業務的人挺多,她找處隱蔽的位置待上一會兒應該可以。

如此想著,她徑直走進大堂吧,坐在暗影裡的一處角落,點了一杯美式咖啡。

服務生將咖啡送上餐桌,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放下杯子的一瞬,柏世裘出現在大堂裡。

男人並冇有留意到她,她卻將對方看得清清楚楚。

柏世裘獨自駕車離開,那輛近三百萬的豪車還是很吸引人眼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