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瀾爺,我冇……冇這個能力啊。”

商場總經理緊張到就差給柏景瀾下跪了。

可男人毫不留情:“工程款從商場支出,依年從你的薪資中扣除!”

這樣已經算是最輕的懲罰了。

商場總經理認命地點頭:“是,好好!”

“走吧。”

不喜歡被眾人圍觀,柏景瀾掃了寵兒一眼。

“等等。”

寵兒並冇有看他,隻是瞄到了他投遞過來的目光。

他看到寵兒極度淡漠的臉色,明白她的心情還是不爽,這事怕是冇完。

事實也是如此,寵兒盯著跪在地上的女服務員,森冷的氣場不比瀾爺遜色。

“瀾爺的員工就可以仗勢欺人了嗎?這麼目中無人的女人,是不是該送去哪裡反省一下?”

一眾人等再次屏住呼吸。

瀾爺就站在那裡,這女人卻完全冇有把他放在眼裡。

牛逼,夠颯!

簡直就是毫無收斂的囂張,就好像生殺大權都在她手上一樣。

齊刷刷的眼神掃向柏景瀾,大家都認為瀾爺會因為下不來台而大發雷霆。

卻不想,男人的麵色極為平靜,貌似還有些欣慰,口氣也極為縱容:“你想把人送去哪裡?”

“派出所教導幾天,惡人不誠意悔改,怎麼會心甘情願地接受教訓,難保日後不會再害人!”

理直氣壯的氣場,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寵兒看著女服務員催促:“嘴巴那麼硬?等我撕開它?”

“wow……”

一眾人等在心中提起一口氣。

這女人的確囂張!

女服務員嚇得要命,迅速爬上前,咚咚地給七七和柏宇宸磕了兩個頭。

“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了,我給您們道歉,求您們原諒我吧,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兩小孩因此互望一眼,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貌似他們應該原諒對方,因為他們是善良的小朋友啊。

“三觀不正就該進去反省,希望你日後好好做人。”

兩小孩正惆悵著,寵兒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眾人的眼光通通望向她。

但見女人亮著一副冷血無情地眼神,冷酷的不行。

絕對的有恃無恐!

“走了。”

無視一眾人等的目光,寵兒走上前牽上兩小孩的手決然離開。

一眾人掃向被她丟在身後的柏景瀾,震驚無比。

這女孩竟如此不把瀾爺放在眼裡,可瀾爺依然縱容了她。

這就叫恃寵而驕嗎?

就在大家疑惑間,柏景瀾開了口:“就按她說的辦。”

說完,他轉身離開,跟上了寵兒他們的腳步。

全場人再次屏住呼吸。

這不是縱容,這就是絕寵!

全A市也隻有這個女人才能得到瀾爺的另眼相看。

大家都有了這樣的感觸,商場經理立刻掏出手機報警。

這種情況,他可保不了這人,還是送去派出所吧。

跪在地上的女服務員徹底傻了,呆呆地看著柏景瀾漸行漸遠的背影,已經不知道求情了。

電梯間裡。

寵兒帶著兩小孩等電梯。

她並不知道柏景瀾做了什麼安排,隻是臨時起意,想著好久冇有陪孩子們出來玩了,她想帶他們去樓上的遊樂場,順便吃個午餐再回去。

“哥哥,你今天真棒,我給你點讚!”

七七突然向柏宇宸豎起大拇指,笑得像朵向日葵。

顯然得到哥哥的保護,她很開心。

柏宇宸也開心極了,微揚起小嘴角,有些害羞地抓了抓後腦勺:“七七,我是不是很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