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會的,宇宸的爹地現在是我的老公,我們是夫妻,當然會做羞羞事。”

反正柏宇宸看不到,寵兒這謊說的臉不紅心不跳。

小傢夥也真是好騙的很,兩片薄薄的小嘴唇彎起來,笑得羞嗒嗒,真心比七七還要小女孩。

七七!

想到七七還留在賀子忻那裡,寵兒多少有些擔憂。

姓賀有時候極其不靠譜,明天她得去看看女兒,或許可以把柏宇宸一塊帶去,讓他們兄妹相處一天。

“好了,宇宸,我們回去睡覺。”

不在浪費時間,寵兒快步走回柏景瀾的房間。

他們離開的時候,瀾爺還平躺在床上,這會兒已然靠在床頭。

男人的坐姿很自然,俊顏上風平浪靜,難得冇有黑臉。

這是對她的獎賞?

寵兒張口想要打破沉默。

柏景瀾的聲音卻比她先一步響起:“人送走了?”

“不然呢?難道瀾爺後悔,準備把人留下?”

隨口開上一句玩笑,寵兒抱著柏宇宸直奔大床。

她現在不想應酬這個男人,她隻想給兒子講故事,自然不會留意男人的反應。

柏景瀾側目瞟著她,總覺得她有些陰陽怪氣。

他跟楚俏半毛錢關係冇有,從小到大都是那女人追著她屁股後頭獻殷勤。

說白了,都是對方一廂情願。

可這會兒,他卻有種被人抓到小辮子的感覺。

這女人真把自己當成他媳婦了嗎?

男人張口想要懟上一句,可話到嘴邊,卻冇說出口。

也不怎地,隻是這一瞬間,他竟然感覺小女人萌生醋意的感覺還不錯。

究竟哪裡不錯,他也說不出來,總之,心裡頭好像找到了平衡。

對,是心裡平衡。

誰讓她動不動比他脾氣還大!

心裡頭這般想著,平日裡波瀾不驚的瀾爺都不知道他那副深幽的眼眸中溢位了得意之光。

寵兒把柏宇宸放進被窩,一抬頭的功夫,剛好撞上了男人的視線。

瀾爺冇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得意,她可是卻看得一清二楚。

這男人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呢?

難不成她的那句玩笑他當了真?

嗬嗬,大名鼎鼎的瀾爺竟然還是個情場小白?

有趣,這個發現著實讓人忍不住想笑:“瀾爺很喜歡我為您吃醋?”

一句話直接沖淡了男人眸中的光亮。

這女人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

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柏景瀾有些懊惱,麵色冷峻起來:“彆自作多情,你有什麼資格為我吃醋?”

“嗬嗬,瀾爺這張嘴還真是會糊弄人的鬼!”

寵兒纔不計較男人說什麼,掀開被子準備上床。

一旁,柏宇宸不淡定了。

小傢夥雖然聽不懂兩人的對話,卻聽得出柏景瀾的語氣。

爹地還是不怎麼喜歡他的新媽咪。

他得采取措施。

他已經決定把新媽咪留下來了。

他不想看到爹地總是跟她吵嘴。

有了!

智商高達280的小孩,平日裡隻是懶得動腦,真用得上的時候,他比誰都精明。

“我要回房睡,一個人!”

柏宇宸跳出被窩,一路跑到床尾,跳下大床,打著赤腳跑去門口。

這一係列的動作,根本不給大家反應的機會。

寵兒反應過來什麼的時候,小傢夥已經跑到了門口。

她趕緊喚了一聲:“宇宸,你不是說要陪爹地睡?”

“你陪他好了,我回房了。”

小傢夥根本不敢看他們,拉開房門跑了出去。

他不能留在這裡,他留在這裡新媽咪冇法跟爹地做羞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