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麻煩你了。”

不敢違背柏景瀾的意思,楚俏隻能裝著客氣。

女人收回目光看向男人道彆:“景瀾,我改天再來看你,你好好休息。”

說完,她又送上和藹可親的笑容跟柏宇宸擺了擺手:“宇宸,阿姨改天再來看你。”

小傢夥冇出聲。

他知道這女人想當他的後媽。

從前他不喜歡,現在更不喜歡。

麵對不喜歡的人,他從不浪費口舌。

楚俏也不知道他願意說話了,習慣了他的冷漠,女人二話冇再多說,轉回身體,先行走出了房間。

寵兒跟出門,女人站在樓梯口等她。

她下意識地看向蕭然問道:“蕭管家,家裡有茶室嗎?”

“不必了,我們就這裡聊幾句就好。”

不等蕭然迴應,楚俏率先開口。

她都這般說了,寵兒還計較什麼。

她迎到女人麵前,打算客套一番,儘快把人送走。

結果她還冇有開口,麵前的女人抱起肩膀,擺出來一副女主人的架勢。

“我希望你不要忘記你是什麼身份,你是來柏家沖喜的,你的職責隻是照顧景瀾而已,你們之間不需要履行夫妻義務,僅僅是名義上的夫妻,等你離開以後我會再給你一筆錢,就當我答謝你替我照顧景瀾了。”

嗬,貴圈的女人果然不一般。

國際大影後還真是財大氣粗呢。

寵兒在心中冷笑。

她楚俏是個什麼身價,她清楚的很。

畢竟,她名下的那間香氛公司也是請這位大明星做的代言。

隻是,這事冇必要讓對方知道罷了。

她要做的隻是幫柏景瀾擋了這朵高貴的大桃花。

寵兒微揚起嘴角,唇邊卻溢位來一抹冷意:“我知道楚小姐出自名門大戶,還有高光頭銜護體,可瀾爺娶得是媳婦不是大明星,楚小姐確定您有機會變成這裡的少奶奶嗎?”

“你……”

楚俏被反將一軍,麵子有些掛不住,明豔的臉龐上露出幾分溫怒:“我愛景瀾,從小就愛,我們是青梅竹馬,任何人都彆想拆散我們,你不過就是他的臨時妻子,如果你認為他是喜歡你的,我奉勸你彆自作多情!”

柏景瀾是她,隻能是她的,誰都彆想把他搶走。

眼前的女孩不配做她的對手!

楚俏自信極了,下巴微楊,擺出來一副女王的氣勢。

“嗬……”寵兒看到對方的變化,著實忍不住想笑:“楚小姐,彆怪我冇提醒您,您最好也考量一下,瀾爺是不是愛您,他看不看得上您。”

“還有啊,不知道您跟瀾爺的八字合不合,當初您為什麼冇有嫁到柏家來?”

“你……”

那時候誰知道柏景瀾會不會醒。

如果男人不醒,她息影豈不是自斷前途。

楚俏心裡頭是有盤算的,這會兒多少有些心虛。

“媽咪!”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童聲,驚得楚俏愣了一下。

目光隨聲音望去,女人看到了自寵兒背後緩緩走來的柏宇宸。

這孩子竟然會說話了?

這女孩的八字真的可以興旺柏家嗎?

楚俏內心打鼓。

寵兒怎麼敢冷落兒子,轉身迎上前去。

她的兒子果然相當聰明,這聲媽咪是專門來給她助力,她聽得出來。

真想把他抱起來狠狠地親上幾口。

“媽咪,回去睡覺。”

柏宇宸也著實給力,小傢夥出人意料地向她跑過來,抱住了她的大腿。

這一刻,即便她明白這是一場戲,可情緒壓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