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人跟我說的,他之所以滿心仇恨,就是因為帶不走你的母親。”

寵兒解釋了一下,然後立馬催促:“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島上到處都是炸彈,那個人可以隨時引爆它們,我們得快點離開這裡,你跟我走,這防空洞的儘頭還有個屋子。”

此情此景,柏景瀾還能說什麼,長腿一邁,順著寵兒指引的方向,一路向前。

兩人來到那個巨大鳥籠,籠子裡籠子外一片空蕩。

那個人不在這裡,被他綁來的女孩也不再這裡!

“難不成他們去了後山?”

寵兒自言自語。

柏景瀾垂眸望下來:“防空洞通往後山?”

“不通,隻能走外麵!”

寵兒蹙起眉頭,倍感事情不妙。

突然想到什麼,她又緊忙說道:“對了,這裡有很多暗室,就像剛剛那個房間,如果不是開著門,根本察覺不到那裡有間房,不如我們找找?”

“可以。”

柏景瀾轉個身就要往回走。

寵兒趕忙就說:“我這腳不成,你把我放下來,你就沿著這條路試試看。”

“也好。”

男人掃了眼過道裡的牆壁,俯身將人放到了地上。

寵兒挪到牆邊,扶著牆緩慢地往前走。

柏景瀾走在她的前方,途徑的牆壁都被他踹了一遍,然而冇有發現一個房間。

“瀾爺!”

過道裡突然傳來了吳隊的聲音,緊接著是密集的腳步聲。

兩人往洞口方向望去,就見吳隊帶著屬下跑了過來。

“瀾爺,這是同事發給我的結構圖,這洞裡有很多暗道機關,咱們都得小心著點。”

吳隊將手機送到柏景瀾麵前,手機螢幕上顯示著防空洞內的佈局。

柏景瀾的手機也在這時響了起來,他下意識地摸出手機,蕭然的號碼亮在螢幕上麵。

他接聽了電話。

聽筒裡,蕭然的口氣異常嚴肅:“瀾爺,機上的雷達搜尋不到任何電子設備的資訊,包括您的手機也定位不到,我懷疑人還在洞裡。”

柏景瀾聽到這話,立刻掃向吳隊的手機。

從結構圖上可以看出這洞裡不止這一層,還有一個地下室!

“我知道了。”

他回覆一句,掛斷了電話。

吳隊聽到了他跟蕭然的對話,小心謹慎地說道:“瀾爺,不如您們在這裡等,我們去下麵看看。”

“一起,你們帶路。”

柏景瀾收起手機,轉身走到寵兒身邊,想要將人抱起。

寵兒舉手製止了:“我們分開走,你們走前方探路,我跟著你們,咱倆在一起太危險了,萬一遇到什麼機關誰都躲不開。”

“你的腳……”

男人瞟向了她高高腫起的角落,家居褲已經被她挽到了膝蓋處,暴露在外的腳麵腫的跟熊掌一樣,著實讓人有些心疼。

可她已經不知道疼了,不管是手還是腳都已經痛到麻木不仁了。

“瀾爺有冇有聽過一句話叫為母則剛,孩子我都生過了,這點痛不算什麼。”

她故意彎起紅唇,安撫對方,著實不想浪費時間。

柏景瀾想辯駁一句,可想想算了,還是早點結束戰鬥,把人送去醫院比較好。

“走吧。”

男人轉回頭掃了眼吳隊。

對方點了點頭,帶著屬下找到了暗道的機關。

石板摩擦石板的聲音響起,通道的一處地麵緩緩下降,通往底下的石階暴露了出來。

警員們跑到黑洞口,往內探了一眼,下麵不是很黑,隱隱的有些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