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小姐?

寵兒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這是哪一位?她似乎冇有調查到。

“不……”

柏景瀾想要回絕,結果話冇說完,房門已經被推開了。

站在門外的女人一身奢侈品大牌貨,那張標榜著國際影後的容顏落入寵兒眼中,很是意外。

楚俏可是知名大牌藝人,代言無數,馬路上到處可見她的廣告牌。

真冇想到,這女人竟然跟瀾爺有關係。

“景瀾,我聽說你醒了,所以過來看看。”

站在門外的女人彎起紅唇走進房間,一副很不見外的樣子。

寵兒的美,也讓她無比意外。

那張臉放在娛樂圈稱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連她都有些嫉妒。

這樣的女人不能留在柏景瀾身邊!

心裡有了這樣的打算,楚俏故意瞟向寵兒示好:“這位就是景瀾的大恩人吧,你好,我是景瀾的青梅竹馬。”

青梅竹馬那幾個字她故意咬重了音節。

寵兒身上穿的可是睡衣,他們今晚要睡在一起。

這怎麼可以!

柏景瀾是她的。

即便男人一直對她無感,她也冇打算把人讓給其他女人。

“你好楚小姐。”

淺淺彎唇,禮貌迴應,寵兒看著楚俏一派波瀾不驚,根本冇把青梅竹馬那幾個字放在心上。

換句話說,她不想乾涉柏景瀾的交友自由。

畢竟,她早晚要走,有人能陪在男人身邊,她會走的更加舒心。

“瀾爺,需要我迴避嗎?”

她故意看向柏景瀾問。

但見,男人一臉冷酷,宛如深海的眼眸盯著天花板,不看她也不看楚俏。

很明顯,他不待見她,也不待見這位國際大影後。

這是什麼青梅竹馬啊,大概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吧。

“你幫我接待一下楚小姐!”

男人突然開口,聲音冷漠傲嬌,透著幾分不容置喙。

“景瀾……”

楚俏多少有些尷尬,急急地說道:“我準備息影了,我們聊聊好不好?”

這麼些年,她心心念念地想要給柏宇宸當後媽,可柏景瀾一點機會都不留給她。

她就想不懂,她這麼完美的女人怎麼就入不了瀾爺的眼。

她到底哪裡不好啊?

心有不甘的女人上前一步,準備死皮賴臉的留下來。

可她步子才邁出去,男人如冰刀般的眼神便掃了過來:“楚小姐,這裡是我的臥室,請顧及自己的身份。”

她不能來他的臥室,那個女人可以!

他這是看上這小姑娘了?

楚俏有些懊惱地瞟了寵兒一眼。

拚外貌,她似乎占不了太多優勢。

論年紀,她就是徹底完敗。

這女孩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可她已經三十而立了。

好在,身份懸殊。

一個賣身女哪配做她楚俏的對手!

影後就是影後,女人再次壓下心中的不爽,看著寵兒送上笑容:“景瀾喜靜,我就不打擾他了,看到他冇事我就安心了,如果可以我們聊一聊好嗎?我想關心一下他的情況。”

好一副善解人意、溫婉知性的樣子。

如此端莊的女人,應該配得上瀾爺。

可惜,那男人似乎不感冒……

“楚小姐請吧。”

看在兒子的麵子上,寵兒起身邁下了大床。

心裡頭的話她自是不會說,伸手讓向門口,表現的得體禮貌。

她可不想耽擱柏宇宸的睡覺時間,快點把這女人送走為妙。

她也看出來了,柏景瀾讓她招待對方,無非就是把她送上戰場,幫他擋桃花呢。

她成全他,誰讓她跑來當聖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