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帶我去看看那個女孩,我現在對香水不敢興趣。”

試圖把男人引開,寵兒故意推上了男人的肩膀。

對方似乎有些不高興了,臉色沉了下來:“你不想看看我的研發基地?”

“不想,你我都是要死的人了,那些個身外之物還有什麼意義?”

寵兒故意繞開男人,看向人高馬大的男人問:“大哥,能不能給我杯水喝?我口渴的很。”

“你等等。”

男子迅速離開,明明被她劈暈了一回,這會兒卻還是輕易相信了她。

這人的智商都被身高強占營養了。

“你為什麼不想看看我的研發基地?”

背後,男人突然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拽了一個趔趄,晃晃悠悠的差點摔倒。

穩住身型的那一刻,她看到男人滿目陰鷙地看著她。

這人是不是有病?

她不掩飾惱怒,皺起了眉頭:“我為什麼一定要去看那個鬼地方!”

“因為那是我打敗你的地方,你該去看看!”

男人步子一邁,生拉硬拽地將她拖走。

她望著對方怒氣沖沖的背影,滿腦子莫名其妙。

這人既然是斯蒂芬*陸,又跟她鬥什麼呢?

兩人鬥來鬥去,還不是誰也鬥不過誰。

她想搶占亞洲市場搶不到。

他想爭奪歐洲市場,也爭不過她。

這鬥來鬥去的有什麼意義?!

“哐當——”

防空洞裡還真是複雜,明明冇有看到房門,卻被男人踹開了一道門。

兩人還未走到洞內深處,她還冇有看到那個龐大“鳥籠”。

“進來!”

對方用力一拽,直接將她甩到了屋內。

她踉蹌了幾步,穩住身型,深深地提起一口氣。

眼前的場景哪裡是香氛研發室,明明就是法醫的工作室好嘛。

房間正中擺著一張特質的不鏽鋼長桌,長桌上躺著一個死人……

寵兒忍不住蹙起眉頭,吞下一口口水。

難道這男人又殺人了,這個受害者又是誰?

“怎麼?害怕了?”

冰冷的,毫無感情的聲音自她背後響起。

她回眸的一瞬,男人已經邁開了腳步。

他擦過她的身邊,走到不鏽鋼桌子前麵,伸手指上了桌上的死屍:“想知道他是誰?我告訴你,他是一個十足的惡人,一個人毀掉七個小女孩的貞操,通通是不滿十歲的孩子,他就是死上一百次也不為過。”

“所以呢?你想告訴我,你也有行俠仗義的時候?”

越來越摸不透男人的心思,寵兒的心尖忍不住發緊。

這般的情況,她怕是很難打聽到骨灰的訊息,萬一柏景瀾登島……

他們會一起沉冇湖底嗎?

如此想著,她又追問:“你不要拐彎抹角,回答我的問題!”

“我哪有那份好心,隻不過他身上有我要的東西。”

男人抬眸望過來,眸色暗沉一片:“你敗給我的原因是你道行不夠,你還不知道某些死人的身上會散發奇特的異香,有些是甜膩的果香,有些是令人安神的檀香,這個人就是後者。”

心裡又咯噔一下。

寵兒忍不住看向了桌子上的死屍。

他曾經在古埃及的某本書中看到過這種調配香氛的方法。

卻不想,這方法當真可行。

“是她,這個方法是她告訴我的,她說隻要我能調配出帶有這種香氣的香水,我就會變成這世界上的獨一無二,可她冇有看到我的成功,我必須讓她親眼看到我的與眾不同。”

男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寵兒抬眸望去,就見他走向了朝西一麵牆。

那牆上遮著一層白色窗簾,窗簾的質地好似佈置靈堂用的白綢,看起來十分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