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細細密密的陽光照射著島上隨處可見的植被,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海。

小艇停至岸邊,寵兒纔再次見到那個男人。

兩人登廷後,男人把她丟在艙內不見了蹤影。

這會兒,他額頭的傷口已經貼上了紗布。

被鮮血模糊的臉頰也清理乾淨,又恢複了往日那副斯文敗類的模樣。

“下船吧,我的女主人。”

男人看著她勾唇一笑,起步離開了船艙。

他這般淡定的樣子,讓寵兒心中打鼓。

她似乎該試探一下島上的情況。

她拖著右腳,一瘸一拐地下船,男人站在岸邊等她。

待她走到對方身前,男人突然伸出手在她麵前畫了一個大圓圈。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的女主人,這座島上現在佈滿了機關,或許你的腳下就埋著一顆炸彈,所以千萬彆亂跑,否則引爆哪顆炸彈,我會來不及救你。”

糟糕!

她似乎低估了對方的能耐。

他是什麼時候在島上埋下炸彈的?!

寵兒皺起眉頭看向對方。

男人勾著薄唇笑得肆意:“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為什麼會用槍?又為什麼會製作炸彈?我告訴你好不好?”

“你會有那麼好心?”

人家擺明瞭不信任她了,她還偽裝什麼?

寵兒嘲弄一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立場:“你該知道我為什麼跟你來島上,你不如解了我這個疑問。”

“當然可以,她的確在島上,我埋炸彈也不是為了防誰,而是為了跟她一起沉冇湖底,這湖底都是壯士的遊魂,隻有他們才能超度我們這些罪人。”

男人一步上前,定在她麵前又道:“你也是有罪的,你也該下去被他們超度,不過那是十個月以後的事情,現在跟我回家。”

說著話,他已經拉上了她的胳膊。

寵兒冇言語,跟著男人邁開了腳步。

她現在的任務是儘快找到柏景瀾母親的骨灰。

最好趕在柏景瀾到達之前。

否則他們萬一引爆了炸彈,後果不堪設想。

“那女孩在防空洞?”

兩人行走的路線格外熟悉,她忍不住試探了一句。

男人也不看她,輕輕地笑了一聲:“她當然在,她需要安胎。”

說著話,寵兒已經看到了洞口。

回想起她帶著宋寒煙跑出來的那一天,她忍不住攥住了拳頭。

如果,她不把對方帶出防空洞,或許不會出現意外。

“斯蒂芬。”

兩人走進洞口,寵兒看到了那天被他劈暈的男人。

可此刻她顧不上看男人的狀態,全然被他喚出的名字吸引。

斯蒂芬*陸是調香界的一位大師。

難道這男人就是斯蒂芬*陸。

她忍不住看向了牽著她胳膊的男人。

如果他是,那就有趣了。

這些年,她一直在跟史蒂芬搶占亞洲區的市場,然而一直較量不過對方。

那個人研製的香水有一種很獨特的香氣,她一直在找那種香料,但一直冇有找到!

很突然的,男人突然轉過頭來,笑得格外肆意:“你是不是在想為什麼鬥不過我?我告訴你原因好不好?”

他突然走上前來,貼著她耳邊說道:“你一直在找的那種香料,隻有死人身上纔有,想知道那是什麼嗎?我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看看好不好?”

寵兒心裡咯噔一下。

這男人這麼變態,她該如何確保自己的安全?

不行,她得趕緊想個辦法。

她下意識地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的男人。

這人的身上會不會有武器?

她能不能借來用上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