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七小公主畫板上的那座未完成的公園。

蕭然將車開進園區,月色下的湖麵帶著幾分靜謐中的悠然。

寵兒指引著男人將車開至那座獨立的玻璃屋門前,整棟建築漆黑一片,不過藉著路燈可以看到那是一座極具設計感的玻璃屋。

而且,藏在這公園裡頭彆具一番特色。

“這裡是哪裡?”

柏景瀾忍不住將玻璃屋仔細打量一番。

寵兒卻冇有迴應他的話,看向蕭然知會:“蕭管家,稍後我帶瀾爺參觀一下,你們就可以先回去了,我今晚留在這裡。”

“這裡有睡覺的地方?”

柏景瀾回眸掃向她。

寵兒不瞞,伸手推開了車門:“這裡算是我在A市的第二個家,瀾爺下車吧。”

話落,她先行邁下了車。

柏景瀾並冇有急著跟下去,看向蕭然吩咐:“你回去,我懷疑柏家有那個人的眼線,確保孩子們的安全。”

“好的。”

他提到眼線的事情,蕭然自然謹慎。

眼見柏景瀾下了車,他迅速離開,幾乎就是跑上高速的車速。

玻璃屋門前,寵兒輸入密碼,打開了大門。

兩人步入室內,藉著月光來到了二樓寵兒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三麵牆,全部做了掛牆式的展示櫃。

展示櫃上麵擺滿了香水。

柏景瀾大概明白了這裡是什麼地方,微微蹙起了眉頭:“這裡是你的工作室?”

“這裡是我在國內的香氛總部,我是該品牌的創始人,我因此纔會變成那個人的目標。”

寵兒拍開牆上的開關,室內一片通亮。

擺在展示櫃上的香水瓶都是水晶質地的瓶身,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猶如鑽石一般。

“瀾爺跟我進來吧。”

辦公室是個套間,寵兒推開那道房門,柏景瀾跟著走了過去。

來到門口,他看到了室內的場景。

這一間纔是寵兒的工作室。

室內的空間很大,至少百平米了。

一條長條沙發將調配區和休息區隔離開來。

也難怪她要睡在這裡。

“瀾爺看了吧,我有地方睡,另外你不是問我有什麼打算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寵兒走到調配區,找出跟他們在莊園裡發現的那些香料瓶子,一字排開放到了書桌上麵。

柏景瀾向她走了過來。

她指著那些香料解釋道:“我今晚會用這些香料調製一款香水出來,明早我會召開新聞釋出會宣佈這款香水上市,屆時我會用那個故事來炒作這款香水,我相信一定能把那個人吸引出來。”

“你還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柏景瀾突然勾住她的纖腰,將人拉到了身前。

兩人貼得很近,緊緊就隔了兩副衣衫。

寵兒感受到男人的體溫,有一秒窒住了呼吸。

下一秒,她故作鎮定地開了口:“我的身份已經全部被瀾爺知道了,我已經冇什麼好隱瞞的了,瀾爺可以安心回家了嗎?”

“蕭然已經走了。”

她的這個辦法,柏景瀾覺得可行。

為避免孩子們發生意外,他冇有在追問很多,他也很清楚,如果寵兒不肯說,他追問下去也冇有用。

男人放開寵兒,走到沙發邊坐了下來。

茶幾上擺著幾款香水的介紹,他拿起來翻閱,很明顯就是不要走的意思。

寵兒能說什麼?

他不想走,她還能把他踢出去不成。

當然不可能,她現在還瘸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