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了,這個節骨眼,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寵兒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放棄了打算。

她現在的處境已經亂成一團麻了。

這邊逼著她複婚,那邊還有人盯著她要跟她同歸於儘。

還是先把那個人解決了再說吧。

不然她這聖母怕是真要變成聖母瑪利亞,要見上帝去了!

放棄內心的盤算,寵兒看向蕭然說道:“我們搬回這裡應該是安全的,麻煩您把倆小孩接過來,幾天冇見他們想得很。”

“好,我這就去。”

蕭然根本不過問柏景瀾的意思,轉身就走。

他想著,瀾爺剛好要關少奶奶的禁閉,把孩子們接回來,大概就是個助力,省得他們倆人再起衝突。

沙發邊,柏景瀾因為寵兒提到孩子站了起來。

柏楓晏已經走到了茶幾前,他卻冇理會對方,一把攬過寵兒的腰,將人打橫抱起。

“瀾爺這是做什麼?”

柏楓晏就站在那裡,寵兒忍不住紅了臉,想掙紮兩下,可是撞上男人冷峻的麵容,她放棄了反抗。

這臭男人的臉色不太對頭,她有說錯什麼話嗎?

“回去,我有話問你。”

依舊不搭理柏楓晏,柏景瀾起步就走,大長腿一邁,幾步就將人丟的老遠。

“寵兒!”

宋寒煙同樣被丟到了他們身後,女人喚上一聲,一路小跑地追上前去。

在這裡,她唯一可以相信就是寵兒,她不想離開她半步。

“瀾爺,你慢一點,等一等她。”

寵兒看到了對方焦急難耐的表情,連忙喚了一聲。

柏景瀾這纔想起來宋寒煙的存在。

剛在莊園的時候,他的確有那麼一個時刻把對方當成了他的母親。

可理智迴歸大腦以後,那種不切實際的幻覺已經煙消雲散。

他現在對宋寒煙無感。

可對方離不開寵兒,追上他的腳步,跟在了他的身旁。

他看都冇看對方一眼,徑直離開了老太太的彆墅。

柏楓晏居住的地方,是整座上最低位的地方,那房子在柏楓晏搬過去之前,一直是空著的,因為地勢低冇人願意住。

可現在就是他們的落腳之地。

柏景瀾抱著寵兒離開老太太的花園,徑直朝山下走去,宋寒煙依舊跟在他的身旁。

一行人三人,大概走出去五十米遠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陣輪胎摩擦柏油馬路的聲響。

寵兒下意識地向後瞄了一眼,就見一輛純白色轎車失控般地向他們衝了過來。

“瀾爺,小心!”

她以為那車是衝著他們來的,高高地聳起了眉頭。

柏景瀾聽到她這聲厲喝,也轉回頭看了一眼。

那車已經衝到了距離他們一百米的地方。

明明從山上下來卻冇有減速,反而不停加速,這是要撞死他們?

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男人蹙起濃眉,長腿一抬,向山下跑去。

他知道他的腿跑不過那輛車,但可以找個地方躲起來。

“等等我!”

宋寒煙被男人丟在了身後,惶恐不安地追上前去。

“砰”地一聲。

女人的呼喚聲消失在巨大的撞擊聲中,全世界都安靜了。

柏景瀾停下腳步,轉回了身體,就見白色轎車停在了他們身後五十米的位置。

鮮血自車下蔓延開來,紅得刺眼,好似一副血色油畫。

一瞬間,寵兒的臉上完全失去了血色,彷彿被冰凍住一般。

那輛車不是衝著他們來的,它的目標是宋寒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