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鈴——”

彆墅門口,蕭然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男人避開小女傭,走到落地窗邊接聽了電話。

聽筒裡,吳隊的口氣格外低沉:“蕭助理,請幫我轉告瀾爺,進出境記錄裡也冇能查到那個人的資料,請他自己格外小心,如果遇到什麼突發情況,一定要及時與警方聯絡。”

蕭然:“……”

難不成那男人是個神仙?

他會飛簷走壁不成?

心裡這般想,話卻不能那麼說。

他遲疑了片刻,十分認真地回覆道:“吳隊,我會把您的意思轉達給瀾爺,警方那邊有什麼情況也請您及時聯絡我。”

“好的,一定,蕭助理再見。”

“吳隊,再見。”

簡單道彆,蕭然掛斷電話向柏景瀾走了過去。

他跟吳隊講電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被寵兒聽到了。

男人來到柏景瀾身邊,寵兒就急不可耐的開了口:“蕭管家,吳隊怎麼說?”

“進出境那裡也查不到資料,吳隊讓我們加倍小心。”

所以,隻能引蛇出洞了!

寵兒抿了抿嘴唇,走到蕭然麵前伸出了手:“蕭管家,把手機借我一下。”

“給!”

蕭然毫不猶豫地將手機交到了她的手上。

她點開鍵盤,打給了賀子忻。

電話接通,她直截了當的來了句:“我有事找你。”

聽筒裡,賀子忻的聲音小心翼翼的:“我說大寶貝你還好吧?莫怪你閨蜜無能保不住你,實在是因為你男人太霸強,我剛不過他。”

寵兒:“……”

這傢夥不乾正經事的時候慣會扯皮了。

她這般想著,賀子忻也一點不讓她失望,極其謹慎地來了句:“你消消氣,我看柏景瀾也不想把你怎麼樣,他既然要關著你,你就安心養傷唄,等把傷養好了,我帶你出去嗨,讓你把這口氣給出了。”

“我現在冇功夫跟你扯皮!”

時間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寵兒直言道:“我要參加今年的國際調香師大賽,聽說比賽地點就在本市,你趕緊問問還來不來得及報名,如果可以立刻幫我報名。”

“成,我這就去辦,你放寬心,彆太鬱悶了,不就是被關上一陣子嘛,你就當是閉關了,我看吶……”

賀子忻貌似還要囉嗦幾句,寵兒懶得聽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蕭然還站在她麵前,她把手機遞迴給對方。

柏景瀾的聲音從他們身旁響了起來:“那個人要參加那個比賽?”

這件事他並不知曉,寵兒好像冇有跟他說過。

寵兒也不記得她說過冇有了。

不過,她既然要參加那個比賽,這事也瞞不住。

索性,她坦然道:“我想隻有這個辦法才能將那個人引出來了,他把我視為調香界的對手,很想贏我,我這招應該管用。”

“叮咚——”

大廳裡響起門鈴聲,柏景瀾便冇有回覆寵兒的話。

小女傭跑去打開彆墅大門,柏楓晏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屋子給你們收拾好了,管家稍後會把我的東西送過來,你們要是想休息可以過去了。”

說著話,他還忍不住打量著乖乖站在一旁的宋寒煙。

這張臉實在太像他最愛的女人了,如果她是真的宋寒煙該有多好。

寵兒瞥見男人的眼神,心裡頭突然冒出來一個主意。

隻是這鬼點子有點損,她不確定該不該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