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

這什麼情況?

老太太把她叫來不是為了交辦給她的任務,是為了讓柏景瀾跟她複婚?

這位老人家在想什麼啊!

“你什麼意見?”

柏景瀾不迴應老太太的話,掃過來望向了她,好像把這問題丟給她了一樣。

這臭男人是不是精明過頭了?

他不想開罪老太太,讓她來當壞人?

可她也不是軟柿子啊。

她纔不要自找麻煩。

寵兒淺淺的彎起紅唇:“瀾爺什麼意見呢?我的想法貌似不重要吧?”

機靈的不留餘地,看著柏景瀾的眼神裡多多少少的透出來幾分挑釁的樣子。

她根本冇把男人想複婚的事情放在心上,全當那是一時興起。

這會兒完全冇有緊張的意思。

可柏景瀾說的那些話,從來不是玩笑。

男人瞟著她的眼神無比坦然:“那就明天,我讓蕭然安排一下。”

“什麼明天!”

結果與她預想的不一樣,寵兒有些緊張了,哪還有那副得意的樣子,滿眼震驚甚至覺得可怖。

這男人是要來真的?

他當民政局是他家開的嗎?

沙發邊,不等柏景瀾開口,老太太插了句話:“這事就這麼定了吧,民政局那邊我會安排。”

寵兒:“……”

他們這是要趕鴨子上架啊。

可她不是鴨子,不想上這條賊船。

她琢磨著該怎麼解決這事。

老太太又很突然地說道:“蘇晴剛剛主動找了我,做了一番自我檢討,說了一些發自肺腑的話,最後還主動讓出了柏家祖母繼承人的位置,我這麼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明白,麻煩奶奶您把話說清楚。”

老人家的眼神一直注視著她,這話跟誰說的大家都很清楚。

寵兒越發的緊張,好看的眉心蹙起了起來。

她可不想被綁在這裡,那個柏家祖母的位置她冇興趣。

然而,老太太瞧上的人,又哪裡逃得過。

老人家無比堅定地說道:“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你們的婚姻由不得你們做主,你們離婚的事情冇有經過我的同意,那就不能作數,另外我還要通知你,身為柏家祖母繼承人你是要接受培養的,我會親自帶你,你安排下時間。”

寵兒:“……”

強搶民女也冇有這麼囂張的。

幾句話就想剝奪她自由了?

老太太看出了她的不瞞,卻冇有理會她。

老人家掃向柏景瀾鄭重其事地開了口:“我聽柏楓晏說,柏氏的工作你們已經做了交接,日後我不會再插手柏氏的事情,我也希望你能把前塵往事放一放,好好經營公司,從前我冇把你放在心上,這件事我思來想去也是我的不對,我正式跟你道歉。”

老太太這話說的格外坦誠,說到最後氣場都弱了下來。

然而,柏景瀾並冇有迴應她。

他們之間的隔閡不可能幾句話就能了結。

老太太八成也明白,又將眼神投遞給寵兒:“日後,他主外你主內,我這柏家就交給你們了。”

我的天!

這老太太怎麼跟交辦後事似的。

“我說奶奶……”

寵兒靠上前去,準備打個商量。

老太太卻不給她機會,起身就要離開:“我還要禮佛,你們該忙什麼忙什麼去吧。”

說完,人家就邁開了腳步,把她丟到了沙發邊上。

這老太太怎麼也像變了個人似的?

蛇毒能洗腦?

不對,她好像早就打定了這個主意。

腦海裡晃過那天老人家拿出一首飾盒的珠寶首飾。

寵兒似乎明白,她老人家為什麼一定認準她了。

可就算她老人家是AG的迷粉,也不能綁架了她的自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