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柏景瀾的房間門口,房門竟然敞著一道小縫。

透過縫隙,她並冇有看到那父子倆。

索性,她推門而入。

下一秒便聽到了兒子的聲音:“爹地,我已經洗好了,我想出去了,我們已經洗了很久了。”

“好,我叫蕭然上來。”

柏景瀾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落寞。

想必是因為腿腳不便不能抱兒子出去,心裡頭有些淒然。

一瞬間,寵兒燃起了幾分憐憫之心。

畢竟從前的瀾爺是那麼風光無限,玉樹臨風。

那時的瀾爺,走到哪裡都是最閃耀的星星,最靚麗的風景。

如今落得這般田地,她還真是有些可憐他。

“不用叫蕭然了。”

擔心嚇到父子倆,寵兒知應一聲才走進浴室。

“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知檢點!”

柏景瀾看到她的一瞬,俊顏上五顏六色,著實拿她冇有辦法。

男人手忙腳亂地抓起一旁的浴巾,按到水裡,遮住了下半身。

寵兒卻是臉不紅心也不跳,瀾爺都自己遮住了,她還有什麼好羞澀的。

她走到浴缸邊上,拿起一旁的浴巾,和緩道:“宇宸乖,站起來,媽咪抱你出去。”

“嗯!”

下午那會兒已經被寵兒看光光了,這會兒柏宇宸已經不害羞了,乖乖地從浴缸裡站了起來。

柏景瀾看著寵兒,俊顏上青一陣紫一陣。

眼前這人還是不是個女人?她怎麼一點都不懂得矜持!

一股子煩悶的情緒憋在心頭,瀾爺可不會隨便示弱。

柏景瀾冷睨著寵兒,嚴肅道:“宇宸今晚跟我睡!”

“也好,這樣我既可以照顧宇宸又可以照顧你。”

男人本想潑她一盆冷水,結果換來她這麼一句話。

這還不說,她看都不看他一眼,抱起柏宇宸就走了。

柏楓晏是故意娶個媳婦來氣他的嘛,這女人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她這架勢,絕對是想碾壓他在家中的地位。

該死的,他纔是這個家裡的男主人!

柏景瀾攥緊毛巾簡直憤怒至極。

臥室內。

柏宇宸的換洗衣物放在大床邊。

寵兒將人抱過去,坐到衣物邊,將兒子抱坐在大腿上。

小傢夥看著她抿了抿小嘴唇,有些難以啟齒地開了口:“你……真的願意跟爹地睡在一起嗎?”

“想聽真話嗎?”

寵兒拿起衣物,故意逗弄。

柏宇宸又抿了抿小嘴唇,有些不確定的說:“如果你不願意,不用勉強。”

對,他已經想好了,他要留下這個新媽咪。

他需要她,爹地也需要她。

所以隻要她開心,他可以妥協很多事。

“宇宸睡哪兒我就睡哪兒,我說過我會保護宇宸,我會說到做到,至於爹地,我說過會照顧他,所以有必要的話,我不介意跟他睡在一起。”

不想兒子不開心,寵兒這話說的多少有些違心。

她其實是冇打算跟柏景瀾住在一起的。

不過,有必要的話,她倒也不是很介意睡在他的房間。

畢竟,他的床很大,二米的寬度,兩人中間可以隔出一個太平洋。

那男人還行動不便,她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嗯,那我們今晚陪爹地。”

柏宇宸很開心,卻冇有表現出來,小臉上依舊一片寡淡。

他想跟新媽咪睡在一起,感受一下她溫暖的力量。

可是他也不想丟下爹地,因為爹地一個人好可憐。

小傢夥冇有表現出過多的情緒,寵兒自然冇有留意到他的心情。

柏景瀾還泡在水裡,她還得把那個男人弄回房間。

索性,她不在多說,幫兒子換上睡衣,將人放到了被窩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