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地一聲。

柏景瀾將望遠鏡砸到了輪椅邊上。

蕭然多少看出了什麼,撿起望遠鏡看向了緩台。

“少奶奶!”

他也看到了寵兒。

賀子忻聽到這話一把搶過望遠鏡也看向了緩台。

“是她,她還活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賀家小少爺差點喜極而泣,麵部表情豐富多彩。

與之相呼應的是柏景瀾陰鬱至極的臉色,還有沉到穀底的聲音:“放緩梯!”

下一秒,蕭然和賀子忻全部都傻了。

兩人呆呆地看著從輪椅上站起來的男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站起來了,他是怎麼站起來的?

駕駛艙內,駕駛員並不知道客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很大聲地喊道:“蕭助理,右側座椅下方有飛行服,外頭風大,你們穿上我再開艙。”

蕭然和賀子忻還震驚著,兩人通通冇有聽到他說什麼。

獨獨柏景瀾把話聽得一清二楚,男人走到右側座椅邊,找出來兩身飛行服。

一身他穿到了身上,另一身是給寵兒準備的。

這個節骨眼,他們倆人都不能出問題!

“開艙!”

冷冷地道出這一句,他套上了飛行帽。

整個頭部被包裹起來,隻能通過護鏡看到他的雙眸。

駕駛員十分速度地打開了機艙門。

一大股冷風席捲而來,所有人的衣衫都被打透了。

蕭然和賀子忻這才找回神誌。

柏景瀾已經占到了機艙口,蕭然連忙起身,跑到機艙口將緩梯放了下去。

崖邊的緩台上,寵兒看到了迅速下落的扶梯。

扶梯的高度距離她還有一段距離,但可以肯定這飛機真的是來救援她!

她撐起雙臂,忍著體內的疼痛,緩緩地坐了起來。

下一秒,她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攀著扶梯緩緩地爬了下來。

男人包得嚴實,她看不到對方的麵容,隻覺得一個希望正在緩緩地接近她。

然而,崖邊環境不加,直升機無法繼續下降,扶梯距離她三十米的位置懸在了半空。

緊接著,那個高大的身影向她砸了下來,確切的說是男人跳下了扶梯,然而對她來說就是危險。

他那麼高大會砸死她的!

寵兒屏住一口氣,向旁邊挪動身體。

雙手和腳腕劇痛不已,疼得她冒了一頭的冷汗。

“砰”地一聲,有什麼東西跌落在她身邊。

她轉頭望去,看到了單膝跪地的男人。

下一秒,男人拉下頭套,一雙狹長的眼睛幽深冷邃地盯上了她。

“瀾……瀾爺?”

寵兒完全呆住了。

這怎麼可能。

他的腿……

他是怎麼站起來的?!

“啊!”

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腕,指節一寸寸勒在她的肉裡,他用了好大的力氣。

“疼,你鬆開!”

寵兒下意識地往後收手,可男人死死地攥著她的手腕,並冇有放開。

柏景瀾知道他用力過猛了,然後他並不想鬆手。

天知道剛剛巡山的時候他有多麼緊張。

五年前,他弄丟了女孩。

五年後,他不想再弄丟一個女人。

這一刻,他有種失而複得的感覺,安全感填滿了他的內心,卻依然不敢放鬆警惕,因為還有少許的惶惶不安。

“我現在心情不好,我奉勸你不要跟我廢話。”

冰寒刻骨的聲音響起,柏景瀾拉開身前的拉鍊,將準備給寵兒的飛行服掏出來放到了她的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