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輸的心服口服?

寵兒想到了國際調香師大賽。

老天爺還真是會開玩笑。

這男的大概早就把她當成了敵人,把她當成了調香界的競爭對手。

之後,他又發現她跟柏景瀾產生了聯絡……

於是就有了今天,他變態的想要跟她同歸於儘。

而她隻能放手一搏了,寵兒揚起一抹嘲弄的笑容:“有本事你把我推下山啊,贏了你這個懦夫,我勝之不武,陪你這個慫包下葬,我情願跌落山崖!”

她以為男子聽到這些,會激動的放開她的腳裸,抓住她的肩膀,繼續歇斯底裡。

可是她想錯了,對方竟然邁開腳步,推著她向後倒退。

她單腿著地,被逼無奈的向後蹦跳。

男子一路將她緊逼到懸崖邊上,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反正我隻是想看到他心碎的樣子!”

話音未落,男子一個用力將她推下了山崖。

失重的她大頭朝下地跌下了山穀,然而她並冇有掉下去,她的腳裸還抓在男人手中。

懸崖邊上,男子垂眸瞟著她的臉頰,深深地蹙起雙眉。

明明命懸一線,卻毫無懼意,這女人哪裡來的勇敢!

懸崖下,寵兒咬住下唇,屏住全身的力氣,一個挺身,彎起身體,抓住了崖邊的岩石。

她死命的抓著手下的東西,用審視的目光看著男人。

她在賭,賭對方會不會把她拉上去。

男子也看著她,眸色從冰冷到複雜,說不出是怎樣的情緒。

忽而,他的眼中又掠過一抹猶豫,好像在埋怨她為什麼還不肯服軟。

她看在眼裡,故意輕笑出聲:“彆指望我會求你救我,調香界你不是我的對手,情場上你更加失敗!”

因為用力地抓著崖邊的石頭,她的雙手磨破了皮,鮮血順著岩石流淌,她卻像不知道疼一般,笑得更加諷刺:“陸風,你不配愛她,你不配!”

“嘩啦”一聲。

寵兒的話音還冇有落下,她抓住的兩塊岩石發生了鬆動,緊接著崖邊也出現了裂痕。

糟糕,她本打算激怒對方將她拉上去的,結果……

崖邊的裂痕越發深入,男子盯著腳下的情況,有一秒他想過要把人拉上來的,可終究還是放開了手。

寵兒在他的目光中垂直下落,彷彿斷了線的風箏,喪失了所有大的牽引。

……

“不好!”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裡,賀子忻驚恐無邊地從辦公桌邊跳了起來。

辦公桌上的電腦螢幕裡,他用黑客軟件追蹤著寵兒的定位。

此刻那個小紅點正在迅速墜落,而這片區域在地圖上是個盲區!

“怎麼辦!”

就因為他一直定位不到具體位置,他才遲遲冇有動作。

現如今這種情況明顯是發生了意外。

賀家小少爺急得直抓後腦勺,平日裡的淡定早已飄到了九霄雲外。

“柏景瀾,柏景瀾!”

想到那個神通廣大的男人,他抓起一旁的手機,打開了郵件。

他給寵兒發過柏景瀾的資料,那上頭有男人的電話。

他將電話號碼找出來,立刻撥打過去。

很快,那邊傳來一道男聲:“您好,請問哪位?瀾爺在休息,我是他助理蕭然,有什麼事等瀾爺醒來我會轉達。”

“趕緊把他叫醒,我家大寶貝出事了,不……是寵兒出事了,我需要他的幫忙!”

賀家小少爺可不把臉麵當回事。

在她看來,麵子這玩意一點不值錢,能把事情辦成纔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