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可以。”

女子笑得十分歡喜,毫無防備。

寵兒便冇有轉彎抹角,直言問道:“你認識柏景瀾嗎?還記得柏楓晏嗎?”

“他們是誰?也是我的朋友嗎?很抱歉,我的愛人說我失憶了,很多朋友都不記得了。”

失憶!

她到底是不是柏景瀾的母親?

當年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寵兒正琢磨著,小艇已經緩緩地靠向了岸邊。

女子感知到一切,往窗外瞄了一眼,眼見小艇緩緩靠岸,她將寵兒拉了起來。

“走吧,我們到了,我帶你去看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既來之則安之,寵兒十分顯然地跟著女子下了船。

兩人來到岸上,四周野花遍野,垂柳如茵,冇有看到一棟房子。

女子將她帶到垂柳深處,她看到了一處猶如防空洞的建築。

她下意識地看了女子一眼:“這裡就是你的家嗎?”

“對啊,這裡就是我家,裡麵很大,我帶你進去。”

女子拉上她的手,將她帶進了洞口。

洞內的牆壁上裝置了感應燈,四周圍空擋一片什麼都冇有。

不過很確定,這座防空洞不是私人修建的,是曆史遺留的產物,洞內的磚木都是那個年代的東西。

“小姐,您回來了。”

兩人走到洞內深處,室內的光亮越發明亮,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向他們迎了過來。

寵兒警覺性地握起了拳頭。

女子卻很愜意:“劉德,你出去吧,我想跟我朋友單獨待一會兒,我要給她看看我準備的禮物。”

“好的。”

男子點了點頭。

女子拉上寵兒繼續往前走。

不多久,寵兒看到了一個彷如鳥籠的地牢。

數條冰冷的黑色鋼筋拔地而起,延伸至洞頂,形成鳥籠的弧度。

這東西太詭異,她的心臟又懸了起來。

女子卻很淡定,拉著她走進鳥籠,安撫她坐到了床上。

“你坐著,我拿禮物給你看。”

“啪嗒——”

女子的話音還冇有落下,鳥籠門口發出一聲響。

寵兒聞聲望去,看到了緊縮的鐵門,他們被關到裡麵了!

該死,她是不是中計了?

賀子忻有冇有定位到她的位置?

她掏出手機,點開螢幕,視線內滿滿都是失望。

防空洞裡冇有信號,賀子忻未必能定位到她的位置,除非他啟用了黑客程式。

但願那傢夥能聰明一點。

“你看這個,你喜歡嗎?”

女子捧著一條絲巾跑到她麵前:“這個是我親手做的,我給你帶上好不好?”

已然被關了,寵兒隻能配合,往前送了送脖子,隨口試探:“你每天都被關在這裡嗎?”

“是的,等我愛人回來就會放我出去,你不要害怕,等他回來,他就會給我們開門了。”

女子把絲巾搭到她的脖頸上,又匆匆跑掉。

片刻,她又跑回來,舉著一支香水試管在她麵前:“這個也是送給你的,是我昨晚才調製的,你會喜歡的吧?”

難道她真是柏景瀾的母親!

她還冇有忘記瀾爺說過,他母親會調香。

寵兒將試管接過來,打開軟木塞嗅了嗅。

這是那個筆記本上的香氣,冇有一絲差彆。

那個叫陸風的男人就是那個人!

她抬起頭看向女孩試探:“我的朋友,陸風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應該會很快吧,他知道你會來。”

那個人故意將她引到這裡,到底是什麼目的?

她該做點什麼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