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你來啦,你快來看,我給你做了個花環,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的。”

不遠處傳來一道聽起來很熟悉的聲音。

寵兒聞聲望去,心下一懸。

是視頻裡的女子,她坐在一棵垂柳樹下。

那棵樹……就是壁畫裡的那棵樹。

“她到底是不是柏景瀾的母親?”

心臟突突亂跳,寵兒緩緩地向對方靠了過去。

樹下的女子看起來太年輕,她莫名的有些慌亂。

她暗暗地穩了穩呼吸,來到了女子身前。

“歡迎你,我的朋友,我終於不用一個人了!”

女子突然起身,將手中的花環套在了她的頭上。

那樣美豔又純淨的笑容也跟壁畫裡一模一樣。

她忍不住深深地提起一口氣,張口想要詢問點什麼,女子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走,我帶你回家,我為你準備了很多禮物。”

女子拉著她往湖邊走去,歡喜雀躍的樣子還像個小女孩一樣。

她心裡頭有些警覺,很刻意地往四處瞄了又瞄。

然而,什麼都冇看到,空曠的湖邊隻有她跟女子兩個人,還有湖邊的一搜小艇。

“上來吧,我帶你回家,你能變成我的朋友,我真的很開心,我很喜歡你,你長得真好看。”

女子將她帶到湖邊,指了指通往小艇的木梯,看起來比剛剛還要開心。

這種情況,她是去還是不去?

算了,來都來了,總得把事情打探清楚。

她主動邁開腳,踏上了木梯。

如此女孩更加歡喜,一路跑跑跳跳的將她帶進了船艙。

很快,四周圍傳來螺旋槳聲響,小艇發動了,正緩緩地駛離岸邊。

可他們並不在駕駛艙裡,看不到駕駛員是誰。

靈機一動,寵兒將女子拉到一旁的座位上,柔聲試探:“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是誰告訴你我會來的?”

“當然可以。”

女子絲毫冇有心機,笑得純真無邪:“我叫寒煙,宋寒煙,是我的愛人告訴我,你會來我家裡做客,讓我來湖邊接你的,他還說我們會成為最好的朋友,我渴望朋友,我很開心。”

糟糕,柏景瀾的母親叫什麼她不知道!

寵兒咬住下嘴唇,皺緊了眉心。

女子散開笑容,也跟著皺起了眉頭:“怎麼?你不開心嗎?你不想跟我成為朋友嗎?”

“不是!”

來都來了,也隻能一探究竟了。

寵兒趕忙換上笑顏,又試探道:“你的愛人叫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嗯?”女子露出一臉迷惑的表情,茫茫然地問道:“你不認識陸風嗎?他說你們是好朋友,今天還聯絡過的啊。”

陸風?

那個人叫陸風!

寵兒的心臟又懸了一下,繼續試探:“陸風在哪裡?我們今天是聯絡過的,但是他冇有告訴他在哪裡?”

“晚些時候你會看到他的,他說他約了你見麵。”

女子又巧笑起來,貌似是因為提到那個人才這般開心。

可寵兒興奮不起來。

她這單槍匹馬的,心裡頭冇底。

靈機一動,她掏出手機給賀子忻發了條微信:“定位我的位置,時刻跟蹤我的去向。”

資訊發出,她看向女子問道:“你的家遠嗎?我們要多久能到?”

“很快了,繞過這片水域,就能看到我們的小島了。”

女子冇有一點心機,伸手指向窗戶外頭,給她指明瞭方向。

遠遠的,她又看到了一大片垂柳,心裡籲出一口氣來。

還好,不是很遠,就算遊她也能遊回岸邊。

她收回視線,再次拉住了女子的手,緩聲道:“可以跟我聊聊嗎?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