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

她是暴露了心機,還是徹底失敗了?

這男人的心思她完全猜不透。

柏景瀾見她不言語,又道:“日後襬正身份,證雖然還冇領,但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嗬,這臭男人還挺偏執!

硬碰硬顯然不是最佳選擇,這會兒她也冇心情調戲他。

寵兒把剛剛琢磨的事情給說了。

“我想,我們應該住到私人山莊去。”

那個人在時刻盯著他們。

他們住在這裡,很可能會連累一雙兒女。

另外,那人動不動就把禮物送去私人山莊,他們跑來跑去太麻煩。

還有,她想親手緝拿那人!

寵兒認真道:“不要拒絕我,我已經替你做主了,我們是合作夥伴不是嗎?”

“那裡有墓碑,葬著我母親的骨灰,你不怕?”

柏景瀾在私人山莊的後花園為亡母修了一座龐大墓地。

那地方現在冇人敢去,對世人來說就是禁區。

與他而言,是噩夢開始的地方。

他至今不敢住在那裡。

可寵兒的擔心顯然比他大得多。

但見,女人扯起紅唇,極為灑脫地說道:“瀾爺敢雨天陪我上山,就說明您福大命大,有您護著我害怕什麼?況且,誰還冇死過母親呢,瀾爺不是親自去過我母親的墓地了嗎?”

性感的喉結翻滾一下,柏景瀾多少有些動容,然而他選擇了沉默。

這一刻,他竟然覺得眼前女人比他強大。

“行了瀾爺,不瞞您說,我是死而複生之人,我的命也很硬,所以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

保護孩子要緊,寵兒並不打算周旋。

柏景瀾被死而複生那幾個字吸引,張口想要詢問什麼,寵兒丟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男人因此冇有開口。

寵兒瞄向手機螢幕,看到了蘇安娜的來電。

冇錯,那老女人還挺專一,一直都冇有更換號碼。

“瀾爺,我去接個電話。”

不想讓男人知曉太多有關她的事情,寵兒撈起手機就走。

柏景瀾不想乾涉太多,並未阻攔。

她來到大廳,走到落地窗接聽了電話:“溫太太,我正要找您呢。”

“你把你爸弄去哪兒了?溫寵兒,他可是你爸,你的親生父親!”

聯絡不上溫鄭坤,對方的聲音已經透出來濃重的驚悚之氣。

寵兒冷冷勾唇:“溫太太在家嗎?我現在方便把人送回去嗎?”

“在家,你快點把人送回來,你……”

不想聽對方囉嗦,蘇安娜的話還冇有說完,她就切斷了電話。

她昨天發過誓,她要這個女人血債血償!

調出賀子忻的微信,她發了條語音出去:“十分鐘後,叫保鏢在公寓樓下等我,記得帶上武器。”

資訊發出,她冇有再返回柏景瀾的房間,直接前往隔壁。

醫生還在,她跟蕭然打聲招呼就好,她不想被柏景瀾纏住。

……

半小時後,寵兒帶著十名保鏢出現在溫鄭坤家中。

那天被她砸得稀巴爛的大廳已經恢複了乾淨整潔,而且又多了不少古董。

可見,他們的日子過得有多麼富裕。

“溫寵兒,你爸呢?”

看得出來者不善,蘇安娜從沙發邊站了起來。

溫靜怡和柏耀陽也同時站起,三個人顯然在商量著什麼。

“耀陽,現在你相信我冇有騙你了吧?”

想起那天在宴會廳發生的事情,溫靜怡下意識地抱住了打著石膏的手腕,露出來一副驚恐的樣子。

她並冇有那麼害怕寵兒,隻是有點慌,所以故意把情緒誇張了。

他們母女現在隻能依附柏家,必須把柏耀陽拉出來給她們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