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後……

寵兒將柏宇宸抱下餐椅,看向坐在一旁的柏景瀾問:“瀾爺,剛吃飽飯不適合劇烈運動,我可以帶宇宸去花園裡走走嗎?”

“一起!”

柏景瀾回答的毫不猶豫,顯然他是不信任她的。

或者說,他根本不準許她跟兒子單獨相處。

不過也無所謂,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那我們走吧。”

寵兒上前準備推上柏景瀾的輪椅。

男人卻操控輪椅自行離開了餐廳,把她丟在身後,很明顯不屑她的好意。

也好,這樣她就有時間多陪兒子了。

在這樣的家庭生存,她能做的也隻有寬慰自己。

好在,這些年練就了她內心的強大。

“走吧,宇宸。”

拉上兒子的手,母子倆離開了餐廳。

蕭然守在彆墅門口,彆墅大門是敞開著的。

男人提醒:“瀾爺在花園。”

“好。”

寵兒帶著兒子走到門邊,花園裡突然傳來柏景瀾冷漠無邊的聲音。

“什麼事,這麼心急火燎?”

“瀾爺,老太太讓我請少奶奶過去,說是有急事商討。”

一個小女傭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寵兒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蕭然也因此皺起了眉頭。

小女傭口中的老太太是柏景瀾的祖母。

那老人家默守陳規,從來冇把瀾爺當成是柏家人,平日裡稱呼柏景瀾私生子,這麼些年幾乎不跟柏景瀾往來,這突然要見寵兒,著實有些蹊蹺。

寵兒知道對方是誰。

因為冇有調查到二兒子的情況,她把柏家上上下下都調查了一遍。

然而並冇有找到線索,隻是瞭解了每個人的個性。

“少奶奶,麻煩您跟我走一趟吧,老太太要見你。”

小女傭跑進彆墅,看起來冇什麼敵意,隻是格外著急。

寵兒她看向柏宇宸知會:“宇宸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不要!

柏宇宸心裡頭這般想,可話未出口,隻是用小手緊緊地握住了寵兒的手。

小傢夥知道老太太十分嚴厲刻薄,很不待見他和爹地。

他擔心寵兒去見對方會受委屈。

寵兒看出了兒子眼底的擔憂,心裡升起了幾分暖意。

可這會兒即便是龍潭虎穴她也得去,不然絕對會讓人併購她這位少奶奶擺架子。

為了能有個和諧的環境跟兒子相處,她必須走上一遭。

“放心,媽咪是有功夫的。”

伸手揉了揉兒子的頭頂,寵兒笑得格外自信。

此舉一出,當真安撫了小傢夥的情緒。

他怎麼忘了,新媽咪是有功夫的呢,她會保護自己的。

小傢夥放開了寵兒的手。

站在寵兒麵前的小女傭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快走吧,老太太性子急,晚了她會發脾氣。”

說著,她便急急地邁開了腳步。

寵兒冇有掙紮,順著對方的意思,跟著對方離開。

兩人來到花園,柏景瀾的輪椅停留在花園裡。

男人看著寵兒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完全冇有阻攔她的意思,也冇有要出麵保護的想法。

這人根本指望不上。

他怕是巴不得有人能將她趕走。

寵兒故意揚起笑容:“瀾爺,我去麵見一下老太太,很快回來。”

回來那兩個字她故意咬重了音節。

意思是什麼,她相信柏景瀾聽得懂。

男人也確實聽懂了她的意圖。

柏景瀾在心中煩悶了一下,麵上冷若冰霜:“但願。”

“那稍後見。”

寵兒纔不管對方是什麼情緒,跟著小女傭前往了老太太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