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牛肉身體會變棒棒,宇宸要多吃一點。”

完全無視男人的存在,寵兒端起滑蛋牛肉的餐盤,站起身,將菜品夾到了柏宇宸的兒童餐盤中。

她那張精緻的小臉上掛著充滿母愛光輝的笑意,看起來溫柔可人。

柏景瀾卻看不得這樣的狀況。

這個女人遲早要離開,他不希望兒子對她產生依戀。

“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不是宇宸的母親,大可不必為了討好我裝出一副慈母的樣子,我不會領情。”

男人冷眼睨著寵兒,明顯就是警告。

“啪嗒——”

柏宇宸手中的勺子掉落在餐盤上,發出清脆一聲響。

小傢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爹地,不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

爹地是不喜歡這個女人嗎?

可是他已經有點開始喜歡了怎麼辦?

“瀾爺,我也不得不提醒您,您讓管家準備的那份協議還冇有生效,在此期間我有義務履行我的職責,照顧你和宇宸是我的義務,你若從中阻攔隻能說明你很小氣!”

寵兒送給柏景瀾一記無比自信的笑容,然後看向柏宇宸安慰:“宇宸吃飯,吃飽飯我教你練功夫,日後你就不怕跟小朋友打架了,男子漢大丈夫,我們可不能讓人欺負了。”

說著話,她放下餐盤,撿起掉落在柏宇宸餐盤的勺子,送到了小傢夥麵前。

“你……”

她竟然要教他兒子打架?

柏景瀾想要製止,卻被寵兒堵住了話。

“若不然瀾爺來教,我在一旁看著?”

這個女人!

柏景瀾被懟得無言以對。

他現在這般的樣子,哪有可能教兒子武功!

“好了,吃飯吧瀾爺,您若不放心待會在一旁看著就是。”

不想在兒子麵前跟柏景瀾鬥嘴,寵兒拿起筷子送到了男人麵前。

對方看到她臉頰上得意的笑顏,有些擔憂地看了眼柏宇宸。

這女人的心思不是一般的多,他擔心兒子會對她產生感情。

到時候,如果兩人真離了婚,對兒子會造成傷害。

“待會兒不準出去,就在家裡!”

一把搶過寵兒手中的筷子,男人的動作十分不屑。

但,大概是為了餐桌上的和諧,他並冇有多說什麼。

可柏宇宸還是看出了他的不高興。

爹地好像不喜歡這個新媽咪,怎麼辦?

小傢夥抿了下小嘴唇,暗淡的小眼神不留餘地的落入寵兒眼底。

她立馬開口:“宇宸乖,多吃一點,吃飽了纔有力氣學武功,等宇宸變成強者,我們一起保護爹地。”

保護爹地!

小傢夥瞬間抬眸,看著寵兒的眼神又燃起了希望。

爹地不喜歡新媽咪,可她冇有泄氣,這很好!

寵兒也看出來她是安撫了兒子的憂慮,笑道:“不用懷疑我對你的承諾,我會說到做到。”

“嗯!”

小傢夥重重地點了下頭。

不會花言巧語的他,盛了勺滑蛋牛肉送到嘴裡,用行動表示他對寵兒的肯定。

這就夠了。

臭男人怎麼想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兒子開心,等他們母子建立感情,她就把真相告訴對方。

到時候,兒子離開柏景瀾就不會那麼難過了吧。

“瀾爺,吃飯。”

心裡踏實了,寵兒拿起公勺也盛了勺滑蛋牛肉送到了男人碗裡。

柏景瀾看了看麵前的飯碗,又淡漠地掃了她一眼。

這女人的葫蘆裡究竟是賣的什麼藥,他還真是有些看不透了。

看來,也隻能慢慢觀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