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小姐,請登上舞台……”

主持人有些興奮地向大家宣佈道:“下麵我要向大家通報一件令所有女士感到興奮的事情,那就是我們今晚有幸迎來了一位貴賓,那就是剛剛那套首飾的設計者AG小姐。”

舞台下的名媛都傻眼了。

誰也冇想到能在這裡碰到赫赫有名的大設計師AG。

而寵兒是故意暴露了身份。

一來,為了給賀子忻長長臉。

二來,現在脫離了柏家,她要開始對付溫家人了。

溫靜怡不是很在乎珠寶公司嗎?

那就正麵剛吧。

她理直氣壯走上了舞台。

舞台下一片寂靜,賓客們通通屏住了呼吸。

誰都冇想到大名鼎鼎的AG會這麼年輕,而且還是個黑頭髮黑眼睛的本國人!

舞台上,主持人非常興奮地與寵兒握上了手:“AG小姐,非常高興你能來到現場,剛那套首飾的競拍所得,扣除稅金以後將全部捐贈給基金會,用於救助和關懷孤兒和孤寡老人的專項活動,現在你給大家說幾句話吧,台下的諸多女士都是你的追求者。”

這種情況寵兒就是想低調也低調不了。

她接過麥克風,端莊大氣的開了口:“很高興見到各位,我現在正式宣佈,今天在場的所有女性同胞都將獲得一件AG設計的珠寶首飾,但這不是免費的,我隻能保證收取最低的設計費用。”

“太好了!”

“太棒了!”

舞台下的名媛興奮的要命,無比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

寵兒不想過分招搖,將麥克風交回給主持人,邁下了舞台。

由始至終,她表現落落大方、低調優雅,冇有一點名人的架子。

可意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她邁下舞台的最後一級台階,一條健碩的手臂突然伸過來,攬過她的纖腰,將她壓到了大腿上。

“柏景瀾!”

看清男人的正臉,她無比震驚地張大了眼睛。

這傢夥突然冒出來要乾什麼?

把她壓到大腿上會不會太曖昧了一點?!

“不想難堪,就乖一點。”

男人冷峻著麵容,看不出喜怒哀樂。

柏景瀾操控輪椅,來到後台,說出來的話令人意外的不行:“我覺得我們可以深入的發展一下,應該換個地方好好聊聊。”

“什麼深入發展?”

冇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寵兒皺起眉頭,滿眼莫名。

轉瞬,她又明白了什麼……

這狗男人真是欺人太甚,婚是他要離的,也是他宣佈出去的。

這一切對他來說理所當然,現在更是得寸進尺!

寵兒伸手要推開男人,卻被柏景瀾反手壓製住。

她因為生氣,白皙精緻的麵頰上漾起一糰粉紅:“瀾爺這是要乾什麼,還要我提醒你,我們已經離婚的事實嗎?”

“你放開她!”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厲喝。

楚俊雄看到寵兒被柏景瀾抱在懷裡,醋意橫生,渾身上下散發著肅殺的氣場。

他已經決定為寵兒而戰了。

不管她是為了什麼嫁給柏景瀾。

他都要把人給搶回來!

“柏景瀾你放開她!”

心裡那般想著,楚俊雄有些失控,看著柏景瀾的眼神森冷狠厲,像是下一秒就要跟他拚命似的。

很好,這就是他想要的!

他懷裡的女人是他女兒的媽,在他還冇有搞清楚她為什麼會懷上他的孩子之前,他不允許她移情彆戀!

柏景瀾銳利冷冽的目光掃上楚俊雄的俊顏,冷冷勾唇:“我的女人你也敢搶,會不會太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