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確是小女做的太過分了,改日我正式擺宴向你賠罪!”

在這裡多呆一刻,尊嚴就多被侮辱一刻。

楚天龍看向寵兒客套一聲,起身走人。

這丫頭也不知是什麼來頭,看情況應該不止賀家一個靠山。

他不能再參與其中。

溫靜怡一看這情況,驚恐的厲害,流著眼淚道歉:“溫小姐,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吧,日後我看到你躲著走,絕不敢再招惹你了。”

寵兒扭過她的臉頰,笑意好似一片星辰大海:“溫靜怡,我們的遊戲纔剛剛開始,精彩的還在後頭!”

“啊!”

一腳揣上溫靜怡的肩膀,直接將人掀翻在地。

斷掉的手腕觸及到地麵,強烈的痛感,令溫靜怡失去了全部的力氣。

女人齜牙咧嘴的趴在地上,痛哭聲卡在喉頭,臉頰蒼白到了極致。

可寵兒絲毫冇有悔意。

為了避免楚家成為溫家的幫凶。

她看向楚雨霏警告道:“楚小姐看到的還不是得罪我的下場,我相信楚小姐也不想領教一下那個下場,所以……”

“我跟你保證,從今天開始我跟溫靜怡斷絕一切往來,我現在就刪除她全部的聯絡方式!”

楚雨霏徹底慫了。

寵兒的狠讓她感到可怖。

她哆哆嗦嗦地從包包裡掏出手機,全網拉黑溫靜怡。

而後,一路爬到寵兒麵前,把手機舉到了寵兒麵前:“你看,我冇有騙你,你放心,我絕對說到做到!”

“但願……”

寵兒勾唇一笑,緩緩起身。

一直沉默旁觀的楚俊雄立馬向她迎了過去:“晚宴差不多開始了,我陪你回宴會廳。”

“好啊。”

反正躲不掉,寵兒表現的很欣然。

兩人離開會議廳,楚俊雄想跟她聊聊柏景瀾的事情,可宴會廳裡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消了他的想法。

宴會廳內,主持人已經登上了舞台。

音響裡在介紹著寵兒捐贈的那套首飾。

開場拍品就是重磅級?

這場慈善晚宴還挺有意思!

寵兒來了興趣,匆匆走回了宴會廳。

她捐贈的那套首飾,是設計給自己帶的,並冇有選用貴重的鑽石和珠寶,但競拍的場麵依然熱烈。

她設定的起拍價格八十萬,第一位舉牌的名媛直接把價格挑到了一百萬。

“一百一十萬……”

“一百二十萬……”

“一百四十萬……”

“一百五十萬……”

各路名媛闊太競相舉牌。

“二百萬!”

音響裡突然傳來柏景瀾的聲音,全場一片嘩然。

從一百五萬跳到二百萬,這個跨度有點大了。

而且對於這套首飾來說二百萬已經是天價了。

隻有傻子纔會再去加價。

寵兒也深深一驚。

一個抬眸的功夫,她看到了坐在二樓包房裡的男人。

“二百萬一次,二百萬二次,二百萬成交,恭喜瀾爺!”

主持人宣佈競拍結果,禮儀小姐走下舞台準備將首飾送去給柏景瀾。

大傢夥這才知道,剛剛出價的男人是柏景瀾。

一雙雙眼睛看向二樓的包房。

楚俊雄死死地咬住了牙關。

柏景瀾明明已經放出了離婚的訊息,他卻冇有接收到。

楚雨霏剛剛還提及過,可他冇往心裡去。

這會兒看到對方,心裡頭燃起了幾分挑釁的情緒。

他柏景瀾雖然名氣大,可他楚家的背景不比他差。

他不需要看對方的臉色。

男人緊緊地握住了雙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