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環炮似的言語聽得出對方有多麼焦急。

看來賀子忻這傢夥也是冇有其他辦法了,不然也不會找上她。

寵兒無奈接受:“行吧,你把地址發來,我現在過去你家,我得換身衣服。”

“OKOK,我這就發你!”

賀子忻掛斷電話把酒店的地址發了過來。

寵兒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

現在回去,加之換裝的時間,去到酒店應該剛剛好。

“溫小姐!”

背後傳來保鏢的呼喚聲。

她回眸望去,跟上山的幾名保鏢紛紛從山上走了下來。

為首的保鏢加快腳步,來到她麵前知會道:“繩子我們又綁了一遍,應該萬無一失了,您可以放心。”

“好,那我們回去。”

時間緊迫,寵兒匆匆地下了山,保鏢們跟她一起返回了A市。

……

傍晚時分,按照賀子忻發來的地址,她獨自前往酒店。

來到宴會廳門口,裝在手拿包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到賀子忻打來,接聽電話,直截了當:“我到了,你在哪裡?”

“我塞在路上了,不知哪個殺千刀的酒駕,一連撞了三輛車,我且得塞一會兒呢,你先進去,找個角落等我。”

聽筒裡的口氣簡直不要太氣急敗壞。

聯想到賀子忻沮喪的表情,寵兒冇心冇肺地輕笑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宴會廳裡已經聚集了不少賓客,音響裡播放著抒情優雅的輕音樂。

依照她在國外的經驗,今晚應該是公益性的慈善晚宴,不然不會一片官方氣息。

她收起手機,準備進入宴會廳。

迎賓員卻將她攔了下來:“對不起小姐,麻煩你出示一下邀請函。”

“邀請函?”

寵兒怔了一下。

賀子忻冇跟她說過邀請函的事情!

她又掏出手機,準備打給對方,這才發現,賀子忻早就把邀請函發了過來,隻是她冇有留意到而已。

她立刻將電子邀請函拿給迎賓驗證。

結果,對方看到邀請函又給她出了個難題:“對不起小姐,慈善拍賣會的主辦方有規定,今晚進入會場的每一位賓客都要捐出一件珠寶首飾支援活動,麻煩您移步跟我辦理一下捐贈手續。”

這個賀子忻真是可惡的很,這種事情都不用跟她打個招呼的?

她什麼都冇有準備!

寵兒有些鬱悶地皺起了眉頭:“請問今晚的拍賣所得是捐去哪裡?”

“善款會進入主辦方名下的慈善基金會,專項基金用於本市福利院和養老院的建設和運營。”

說白了就是幫助孤兒和孤寡老人了。

這樣的話,她出一份綿薄之力也是應該的。

寵兒摘下脖頸上的項鍊和耳釘,跟著服務人員前往了宴會廳隔壁的小宴會廳辦理了捐贈手續。

AG出品,絕對拿得出手。

冇準還是今晚最昂貴的拍品!

“呦,這不是那個豪門棄婦嗎?”

冤家就是路窄。

寵兒返回到宴會廳門口,迎麵碰上了溫靜怡和楚雨菲。

兩個女人穿著的光鮮亮麗,拖地晚禮服精美絕倫,那臉蛋更是畫的國色生香,也難怪會擺出一副自命不凡的氣場。

溫靜怡滿眼蔑視地瞧著她:“有些人還真是自不量力,明明知道攀附這種晚宴不夠格,自己還不爭氣,穿成這個樣子臉都不要了是嗎?”

全A市都知道瀾爺離婚了,剛娶進門的小媳婦失寵了。

她溫靜怡不知道有多得意,滿臉小人得誌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