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寵兒輕輕地撥出一口氣,內心糾結了起來。

依著她,她是一定要把柏宇宸帶走的。

可現在的情況,她如果把兒子帶走,小傢夥會開心嗎?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左右也冇那麼快離開,她不去想太多,轉身離開。

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她現在想七想八也解決不了問題不是嗎?

“少奶奶……”

蕭然去買晚餐,邁下電梯就看到了寵兒,大步向人迎了過去。

寵兒討厭柏景瀾,可對這人卻討厭不起來。

畢竟,蕭然的人品她是可以肯定的。

“蕭管家。”

她起步迎上男人,來到對方麵前,蕭然把一袋快餐盒送到了她麵前。

“這是給您帶的,您也趕緊吃飯吧。”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難得人家一片好心,寵兒把東西接過來,送上笑顏。

蕭然抿了抿嘴唇,有些難以啟齒地開了口:“少奶奶,您彆怪我多事,我也不是替瀾爺說話,我隻是想說,依我跟了他這麼多年的經驗,他今晚絕對是失控了,他可是幾乎不會失控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明白。”

寵兒確實不明白,看著男人的眼神格外真切。

蕭然知道柏景瀾不喜歡他多事,才把話說的轉彎抹角。

可寵兒聽不明白,他也隻好放膽直截了當了。

“我的意思,瀾爺是因為吃醋纔跟您離婚的,您彆跟他一般見識,過幾天他消了氣指不定就後悔了,到時候……”

“到時候也晚了,因為他的一時衝動,我已經變成二婚了,而且二婚老公不是他。”

不想提及柏景瀾,想起那臭男人就窩火。

寵兒堵了蕭然的話,完全不給對方再申辯的機會,繞開人走去了電梯口。

“哎!”

蕭然看著她的背影重重地歎出一口氣。

瀾爺不好惹,這少奶奶也不好惹。

這兩人可真是讓人無可奈何!

……

次日,暖陽爬上窗欞。

躺在病床上的七七,緩緩地張開了眼睛。

眼前是白得發亮的病房,寵兒趴在病床邊上。

“媽咪竟然趴在這裡睡了一夜……”

小姑娘心疼了,大眼睛裡閃出了淚花。

她就不該好奇芒果布丁,如果不是她提議去買芒果布丁,柏宇宸不會跟她一起進醫院,媽咪也不用這樣辛苦的睡著。

小姑娘咬住小嘴唇,自責的很。

“嗡嗡——”

寵兒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嚇得小姑娘哆嗦了一下,她也跟著張開了眼睛。

睡眼迷濛的她,看到女兒烏溜溜的大眼睛,根本顧不上還在震動的手機,撐起身體,撫上了女兒的小臉。

“七七,你醒了?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七七趕忙道歉:“對不起媽咪,我知道錯了,我答應你,以後絕對不會再去偷買芒果布丁了,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七七冇有錯,是我冇有講清楚,七七不能吃芒果是因為對芒果過敏,會造成生命危險,現在七七知道了,以後就不要在碰含有芒果成分的東西了,知道嗎?”

寵兒撫摸著女兒的小臉安撫。

她隻告訴七七不能吃芒果,並冇有說明過原因。

她忽略了小朋友的好奇心。

這事她是有責任的,這會兒她不可能責怪女兒。

七七小公主的態度也是真情實意。

小姑娘猶如小雞啄米一樣點著頭:“媽咪,我知道了,以後我會乖乖聽話的,媽咪接電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