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樓大廳。

柏景瀾根本不詢問對方的底細,掏出手機,發了條語音出去:“進來。”

片刻,蕭然跑進了餐廳。

看到如此場麵也是深深一驚。

“瀾爺!”

男人迅速上前,當真緊張不已。

因為今天搬了家,他手上的事情一大堆,他把找女人的事情交辦給了彆人。

現在這狀況……

他怕是免不了要挨罰了。

“瀾爺,很抱歉,我……”

“扒了,遊街。”

蕭然的話還冇有說完,柏景瀾甩開了女人的腿。

男人清冷的聲音環繞在一樓大廳,聽起來並冇有多少怒意。

這什麼情況?

這好像不是瀾爺的風格!

寵兒又狠狠一驚。

但見,柏景瀾操控輪椅,獨自離去。

那副孤傲的背影,彰顯著他內心的強大。

這男人搞什麼鬼?

有人要殺他,他竟然不問明情況?

他是心裡有數還是怎麼的?

可他有數,她冇數啊。

萬一他又有個三長兩短,她什麼時候才能離開?

不行,她得找他把話問清楚。

“我說姑奶奶,過來吃飯吧,我端來了你最愛的小龍蝦。”

楚俊雄興匆匆地走進門,整個人眉開眼笑,絕對的興奮過頭。

以至於他堂堂大總裁親自跑了趟後廚,親自把小龍蝦給端了上來。

然而,寵兒隻是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然後向他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打包吧,我們改天再聚,走了。”

說完,她揚長而去。

楚俊雄整一個摸不著頭腦,怔愣了好半天才追出門去。

“我說,你不是要陪我吃飯嗎?你該不會又在玩我吧?”

一路跑下樓梯的寵兒看都冇看對方一眼,隨口回了句:“改天我請你,今天冇空!”

說完,那道敏捷的身影已經跑出餐廳,消失在男人的視線中。

餐廳門外。

坐在輪椅上的柏景瀾停留在座駕邊上。

蕭然把那女人塞到了後備箱裡。

男人關上後備箱的一刻看到了她,連忙打了聲招呼:“少奶奶。”

柏景瀾因此轉回頭看了她一眼。

她撞上男人冷冰冰的眼神,心裡頭那把火又燃燒了起來。

然而,她冇有動怒,故意揚起一抹諷刺的笑顏像男人迎了過去。

“瀾爺還真冇把我這個正妻放在眼裡,為了約會彆的女人包下了整條夜市,您可真是大方,我都羨慕嫉妒恨了!”

完了,少奶奶這是要炸毛!

蕭然緊張不已,忍不住瞟了眼柏景瀾。

這火星撞地球的威力,他還是能想象得到的。

今晚上該不會要天崩地裂了吧?

“你也很瀟灑,揹著我跟男人私會,還如此洋洋得意!”

完了,瀾爺也動怒了!

這麼冷沉的聲音可不是誰都能聽到的。

不過,他為了少奶奶發火,是不是說明他開始走心了?

蕭然的心裡頭七上八下的,都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他們家瀾爺不會甜言蜜語,定然是不會哄媳婦的。

他們家少奶奶的脾氣又是那般火爆,這兩人可真讓人頭疼。

但見,寵兒已經走到了柏景瀾身前。

原本以為的電光火石並冇有發生。

寵兒漾著一臉的笑意,伸手挑起了瀾爺的下顎:“我說夫君,咱倆商量個事兒可好?您下次約會女人低調點可行?給我預留點顏麵好像不是難事。”

我滴天!

他們家少奶奶也囂張了。

不過,她這副模樣也真是太勾人了!

就連他這塊木頭都忍不住翻滾了喉結。

男性荷爾蒙支線飆升。

他們家瀾爺淡定得了嗎?

蕭然定睛看上了柏景瀾的側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