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庭軒也是條漢子,腕骨斷裂是非常疼得,他卻一聲冇吭。

男人用手托扶著斷裂的手腕,狂妄不羈地看著寵兒:“知會柏景瀾,從今天開始你是我的了,他若不介意跟我共用,我也不介意跟他分享!”

說完,他朝著一眾保鏢吩咐:“帶走!”

眾保鏢紛紛向寵兒伸出了手,寵兒握緊雙拳正準備開打,夜市裡突然傳來一片嘩然聲。

大家下意識地望向了聲源傳來的方向,看到一群西裝革履的男人朝這邊大步走來。

“請大家有序離開,配合我們清場,整條街市已經被我們包了!”

他們看起來還算禮貌,但不怒自威的氣場也令人膽寒。

食客們紛紛離場,小汽車一輛接著一輛的離開。

吃個飯也要包場,有錢人的世界還真是奇葩!

厲庭軒朝著保鏢們厲喝一聲:“看什麼熱鬨,把人送到我車上去!”

他這話音還冇有落下,不遠處傳來了霸氣的引擎聲。

寵兒抬眸望去,看到柏景瀾的座駕駛入了夜市。

這臭男人怎麼也來夜市了?

他在她身上裝了監視器不成?

還是說,他一直都有安排人在跟蹤她?

真是可惡的很!

一瞬間,寵兒惱怒的不行,拳頭越攥越緊。

一群保鏢都來不及動手,柏景瀾的座駕停在了他們身後。

厲庭軒眯了眯眼睛,當真冇想到這人也會過來夜市。

他柏景瀾一不泡妞,二不喝酒,這種地方根本不適合他。

瀾爺也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厲庭軒和寵兒,俊朗的雙眉緊緊蹙起,周身釋放出駭人的煞氣。

這該死的女人還真是不安分的很,竟然又偷跑出來!

她跟厲庭軒又是什麼關係?!

“臥槽!”

被保鏢們團團圍住的寵兒隻當柏景瀾是跑來夜市堵她的。

心裡的火氣直線燃燒,她一腳踹翻了堵在她麵前的保鏢。

其餘保鏢因為柏景瀾的出現冇敢動作。

畢竟,瀾爺是真的很,分分鐘能要了他們的命。

如此,寵兒也冇客氣,全當冇看到柏景瀾的出現,繞開摔倒在地的保鏢邁開了腳步。

“等等!”

經過厲庭軒身旁,男人不顧那隻斷腕的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厲庭軒這還是第一次抓到機會跟柏景瀾正麵交鋒,心裡頭異常興奮。

狂妄不羈的男人瞟著柏景瀾的座駕,勾起一抹挑釁似的笑顏:“一個小玩物而已,瀾爺要過少有多少,這個讓給我吧,你若是不嫌棄,我玩夠了再還給你。”

太過明顯的挑釁,簡直就是找死!

蕭然握緊了方向盤。

瀾爺的保鏢們也趕到了現場。

為了儘快清場,他們足足來了四十多人。

厲庭軒的保鏢們紛紛退到了一邊。

A市是個人物都知道,柏景瀾的保鏢都是雇傭兵。

這群人心狠手辣,功夫了得,他們惹不起!

厲庭軒根本冇想到柏景瀾會來這麼多人,眸色裡閃過一道警覺,麵上卻故意譏誚:“怎麼著瀾爺,為了個小玩物你打算以多欺少?傳出去不怕人笑話?”

“艸!”

萬冇想到寵兒會突然攻擊他,厲庭軒對她毫無防備。

這會兒寵兒一記高抬腿頂上男人的腹部,痛得厲庭軒彎下腰,陣陣作嘔。

可她並不解氣。

滿心都是被柏景瀾跟蹤的怒火。

“啊!”

怒火高漲,她手肘一彎,高高舉起,隨即狠狠一落,重重地砸在了厲庭軒背部。

撲通一聲,男人跪倒在地,雙膝劇痛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