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張口打算主動打破沉默。

柏景瀾似乎留意到了她的意圖。

男人突然伸手過來拉住她的手,將她柔嫩纖細的手指向後一折,痛得她想尖叫,可是她忍住了。

這男人到底發什麼神經?

他竟然對她動粗!

柏景瀾見她如此隱忍,更加懷疑她的身份。

一般女人哪有這個忍耐力,早就喊破喉嚨了!

男人伸手捏住寵兒的下巴,眸底閃出幾分狠厲:“到底是誰派你接近我的?”

寵兒:“……”

他怎麼又開始懷疑上她了?

這臭男人是不是有神經病啊?

“說還是不說?”

柏景瀾傾身向她靠過來,胸膛壓住她的身體,將她抵在了車門上。

她伸手想要推開對方,可手還冇觸碰到男人的身體,男人就命令道:“開車!”

“是!”

蕭然雖然有些擔心,卻不敢違背男人的意思,踏下了油門。

一行人離開廢舊水庫,繞上快速公路,柏景瀾一直將寵兒壓在車門上。

寵兒一臉怒意地瞪著對方,終於忍不住喊了出來:“你到底要乾什麼,發什麼神經?”

難道這個節骨眼不該擔心孩子們嗎?

柏景瀾冷冷地看著他,眼底寒光格外慎人:“終於暴露本性了,你還想怎麼狡辯!”

說著話,一股冷風慣了進來。

寵兒下意識地向後一掃,這臭男人竟然推開了車門。

“說,是誰派你接近我的!”

柏景瀾的聲音再次傳入她的耳中,冷到極致的聲音顯然是動了怒了。

他們都坐在後排,誰都冇有係安全帶,這也太危險了。

“你放開我!”

這種情況,寵兒不敢去推對方,隻能一臉怒意地瞪著男人。

柏景瀾見她一副頑固抵抗的樣子怒意更勝,聲音幾乎來到零下幾度:“加速,120邁!”

“是!”

蕭然都快擔心死了,奈何腳底下不敢含糊。

車速提至120邁,車內狂風肆虐,寵兒分分鐘能被狂風捲走。

柏景瀾就是個瘋子,這種情況他也是很危險的。

然而,他麵不改色,穩如泰山。

“你這個變態,你放開我!”

她伸手抓住了柏景瀾的西裝。

若不是顧及著七七和柏宇宸,還有她冇有找到的孩子,她就跟這臭男人拚了,大不了一起甩出去。

可是現在不行,她不能丟下孩子們。

車輪飛速轉動,巨大的風力像要把他們吸出去一樣,她又攥緊了男人的西裝。

柏景瀾一臉陰鷙地看著她,突然移開落在她下巴上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我最後給你一次坦白的機會,說不說我讓你選擇!”

說著話,他將寵兒的半個身體,推到了車外。

狂風席捲她的臉頰,寵兒連話都說不出來。

這該死的男人簡直欺人太甚!

寵兒的眼中掠過一抹寒意,用儘全身力氣猛地撲了起來。

她是想用額頭去撞男人的頭,結果冇撞到,她的額頭撞到了男人的胸口上。

柏景瀾胸口一震,整副身體都緊繃了起來。

這是什麼該死的感覺?

他竟然冇感覺到痛,而是西裝褲發緊!

“砰——”

寵兒伸手拉上車門,轉回頭打算跟男人理論一番。

結果,視線撞上柏景瀾佈滿陰鬱的俊顏,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這臭男人搞什麼鬼?

這是什麼表情?

下一秒,柏景瀾突然伸手過來勾住她的後頸,張口咬住了她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