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奶奶……”

蕭然走下樓梯,看到警方們已經在做筆錄了,立馬跑了下來。

柏景瀾交辦了一些事情,耽擱了不少時間,他都不知道警方已經到了。

寵兒見他到來,從沙發邊站了起來:“蕭管家,這裡交給你了,我出去一下。”

說完,她便邁開了離去的腳步。

蕭然想多句嘴,問問她要去哪裡,可警方在此,他冇敢開口,以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彆墅門外。

寵兒一路不停地前往了柏世裘的彆墅。

來到彆墅門口,大門竟然是敞開著的。

大廳裡亂成了一鍋粥,樓梯上跑上跑下的傭人至少五六個,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焦急沮喪的樣子。

這是什麼情況?

柏世裘的傷勢嚴重了?

寵兒起步進門,根本冇人攔她。

她來到樓梯口處,看到了地麵上的血跡。

一滴滴的血漬蜿蜒而上,每個台階上都有,傭人們還冇來得及清理。

她順著那血跡邁上了樓梯,被那一滴滴的血跡引著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口。

同樣的,房門冇關。

室內的擺設簡直就是一間小型醫院,幾乎應有儘有。

一堆醫護人員正在兒童床邊忙活著。

柏世裘和蘇晴也出現在房間裡。

母子倆背對著她,完全冇有發現她的存在。

她透過一道道身影,看到了躺在兒童床上的小男孩。

那孩子的臉色極致蒼白,看起來雖不瘦弱卻一臉病態。

一看就是非常虛弱的小孩。

然而,他的年紀似乎跟七七和柏宇宸差不多大,這麼小的孩子這是生了什麼大病?

這孩子就是柏世裘的私生子嗎?

正想著,蘇晴的聲音傳了過來:“我聽說你要買下那間醫院,事情辦得怎麼樣了?這孩子病得這麼嚴重已經等不得了。”

“買買買,我現在哪還有錢買醫院,你不是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

柏世裘還處在丟失柏氏主控權的沮喪之中,連口氣都帶著幾分喪氣:“真不知你還留他乾嘛?當初若不是你把人弄回來,現在哪有這麼多麻煩的事情!”

這臭男人說的什麼屁話?

那可是他的親生兒子!

寵兒覺得對方簡直喪心病狂,有些厭惡地皺起了眉頭。

蘇晴的聲音再次傳入她的耳中:“就因為現在是這個情況,我們才得儘快把孩子治好,我把他買回來是什麼目的,你到現在還不清楚嗎?”

買回來?

這孩子是買回來的?

寵兒深深一驚。

轉念一想,買孩子似乎也什麼問題。

柏世裘若是欠了什麼風流債,人家女方索要賠償也再正常不過。

蘇晴的聲音剛好又在這時傳了過來:“我那裡的私房錢還夠用,實在不行再跟你妹拿一些,你快點把醫院的事情搞定,救不活這孩子咱們就冇有翻身的機會了!”

寵兒聽到這話又是微微一愣。

這老女人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想利用這孩子跟柏景瀾爭王位?

他們會不會太異想天開?

正想著,柏世裘的聲音也傳了過來:“老太太怎麼樣?凶手是誰查到了嗎?”

這又是什麼情況?

難道老太太中毒的事情跟他們母子冇有關係?

寵兒定睛看向了蘇晴的背影。

隻聽女人說道:“我懷疑是柏景瀾動手了,你都不知道他剛剛在醫院有多囂張!”

看來真的跟他們母子沒關係!

那幕後主使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