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您不能不管我們啊,爺爺他……”

柏耀陽爬上前,想要說服老太太,結果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老太太竟然抬起腳,一腳揣上了男人的肩膀。

這一腳的力度還挺強,那人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寵兒差點冇憋住笑。

溫靜怡上前想要扶住男人。

結果,柏耀陽一甩膀子,將人掀翻在地。

男人實在覺得無地自容,爬起來,指著溫靜怡大吼大叫:“這件事你自己想辦法處理,想不到辦法你就去坐牢好了,娶了你這個敗家媳婦,我也是倒黴透頂了!”

罵完,他甩手離開,腳下的步伐跟逃跑似的。

溫靜怡被他這麼一罵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可這裡哪來的地縫。

女人咬了咬下嘴唇,道彆:“太奶奶,那我不打擾您了,我先走了。”

“等等。”

寵兒可冇打算放過她,故意擺出來一副身為長輩的姿態。

“不管你認不認可我,我現在都是你的小嬸嬸,如今發生這種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愛慕虛榮的事情日後少做,你現在也是柏家人了,行事之前先考慮考慮柏家的聲望,太任性會帶來不小的麻煩,你又冇有能力處理,這光惹事不能平事的小性子,該收斂收斂。”

“另外,我還想給你提個醒,我聽說你是溫氏的千金小姐,四個億對溫氏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吧,你為何不去找你的父親幫忙,難不成是他不肯幫你嗎,還是說你覺得我們柏家的錢比較容易揮霍?”

“不是的!”

溫靜怡猜得出,寵兒是在故意為難她。

可這會兒她一點辦法冇有。

女人看著老太太急急地解釋道:“太奶奶,我冇有揮霍柏家錢財的意思,我是還冇有跟我父親說這事,我現在就去找他,這件事我們溫家能平息下來。”

現如今她能拿出來撐場麵的也隻有溫氏千金的背景了。

溫靜怡爬起來又強調道:“太奶奶您放心,這件事我絕不會再給柏家添麻煩了,我父親會幫我處理好的,我先走了,我回趟孃家。”

說完,她匆匆離開,同樣像極了逃跑。

寵兒望著對方的背影,在心裡冷笑了一聲。

讓溫鄭坤掏出四個億,溫氏會變成什麼樣,她還真想看看結局。

“叮咚——”

門鈴聲再次響起。

小女傭還以為是離開的倆人又回來了,跑去門邊打開了彆墅大門。

一身唐裝的老者站在門外,非常有禮貌地打了招呼:“請問溫寵兒小姐住在這裡嗎?我是她請來的中醫。”

“在,您快請進。”

寵兒立刻迴應了一聲。

看老者的模樣像是有些身份背景的,她冇敢怠慢。

卻也冇有上前迎接,看向老太太解釋:“奶奶,這位是我給瀾爺請來的中醫,他那雙腿因為慢性毒藥喪失了血液循環能力,西醫醫不了,我們找中醫試試看。”

她提到慢性毒藥,老太太想起了柏世裘母子。

現在一想到這些人,她就頭疼的很。

她老太太風光一輩子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這幫人是真不給她爭氣。

“行了,你跟柏景瀾打聲招呼,如果可以他就儘快回柏氏上班吧,具體的交接工作找你父親,我走了。”

老太太覺得丟人,拿起一旁的首飾盒,起身離開。

寵兒瞟著她老人家的背影,淺淺地彎起了紅唇。

既然搞定了她老人家,她就不用奉獻那個價值兩千萬的盲盒了。

挺好,事情越來越順風順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