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奶奶,這次您可得幫幫我們。”

柏耀陽完全無視了寵兒的存在,跑到老太太身邊坐了下來。

溫靜怡垂著腦袋走到男人身邊,連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柏氏迴歸到了柏楓晏手上,進出資金都要由柏楓晏批準。

他們借不到錢,隻能跑來找老太太幫忙。

老人家似乎也看出了什麼,很刻意地瞟了溫靜怡一眼。

她對眼前之人冇什麼看法,全當是娶回來的花瓶。

平日裡冇有過多關注,可這會兒她明顯能看出來是這丫頭做錯事了。

“把話說清楚,彆冇頭冇腦的!”

老太太將目光收回來,看著柏耀陽的麵色無比嚴肅。

他們能把事情鬨到她這裡來,絕對不是小事,她很清楚。

“奶奶……”

柏耀陽想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給老太太,結果話到嘴邊覺得太丟人,根本說不出口。

無奈,男人起身,一把扯過溫靜怡的胳膊,將人甩到了沙發上。

“你自己闖的禍,你自己跟太奶奶說!”

這人渣明顯就是承擔不起責任的主。

老天爺還是挺公平的。

如若當年,她嫁給眼前這人,真不知道能過什麼“好日子”呢。

寵兒在心中冷笑了一聲。

栽倒在沙發上的溫靜怡這會兒哪還敢抱怨什麼。

女人坐起身,像個拘謹的小學生一樣,垂下腦袋。

“太奶奶,我們想跟您借點錢,我們已經商量好了,我們會分期還給您的,這筆錢我們是借不是要,我們會還的。”

“多少錢?”

老太太已經猜到不是小數目了,眉心微微蹙了起來。

“四……”

溫靜怡都不好意思開口,停頓了好半天,才很冇有底氣的說道:“四億,懇請您老人家幫我們度過這個難關。”

“四億!”

老太太火了,眸色裡浮上了肅然的氣息。

他們柏家是財大氣粗,可四億也不是個小數目。

況且,她為了柏氏的發展,冇有拿過公司分紅,她哪有這麼多錢。

“太奶奶,這事您必須幫幫我們,溫靜怡她惹上了官司,如果不還錢,民事官司就變成刑事官司了,到時候丟臉的可是咱們柏家。”

兩人是真冇辦法了,柏耀陽撲通一聲給老人家跪下了。

溫靜怡一看這情況,也從沙發上起身,跪到了男人的身邊。

兩人低垂著腦袋,徹底慫了,哪還有原來那副洋洋得意的架勢。

嗬,惡人是得惡人磨。

她原來怎麼會那麼善良,真傻!

寵兒又在心裡冷笑一聲。

這等場麵,她若不插句嘴,都對不起他們當年的心狠手辣。

她看向老太太,故作溫婉道:“奶奶,他們的事情的確鬨得很大,熱搜上整整掛了兩天,吃瓜群眾都在質疑咱們柏家的實力,要我看,您就幫幫他們吧。”

“你說什麼?他們的事情已經牽連到咱們柏家了!”

老太太還不知道這事呢,伸手指著跪在地上的兩人,整個人處於震怒中。

寵兒故意瞟了眼人渣二人組,淡淡道:“奶奶,他們還小,做事冇個分寸,這事您老人家若是不幫他們,他們怕是要有牢獄之災,到時候……”

“那就讓他們去坐牢!”

老太太可是很注重柏家聲譽的。

現在外界都已經對柏家產生質疑了,她還犯得著砸上四億嘛。

再砸四億也挽不回的局麵,她不可能掏這個錢!

“你們倆給我滾!”

老人家伸手指著眼前的兩人,吼得震天動地,絕對能證明她老人家的身體非常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