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惡……”

顧不上顧宇寧說了些什麼,寵兒盯著那條項鍊握緊了雙拳。

合同內明明有規定,就算要公開拍賣她的作品,也要經過她的批準才行。

結果對方竟然私自違約了!

心底的火氣蹭蹭上竄,寵兒盯著玻璃展櫃,考慮著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她真的快被氣死了。

明明是她自己設計的東西,現在可能要花高價拍回來了,換誰誰的心裡能平衡啊?

可更鬱悶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主持人登上舞台,這條項鍊作價就是六千萬起拍。

六千萬是什麼概念?

依照這條項鍊的成本,她能製作三條了好嗎?

她賣給那位首相夫人也不過才三千萬啊!

“七千萬……”有人開始舉牌了。

AG的設計,最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她的設計風格以外,大概就是她不隨便接單的堅持,有錢都買不到的東西大家當然要瘋搶了,那可是身份的象征啊。

闊太們爭相恐後的舉牌,一個比一個凶猛。

“八千萬……”

“九千億……”

“一個億……”

柏鳳嬌也加入了戰爭,目的緊緊是為了吸引顧宇寧的目光。

大影帝果然掃向了她所在的位置,看到她和楚俏,有些意外的挑了下眉。

然而也僅僅就是這樣,轉瞬便收回了目光。

“一億五……”

顧宇寧毅然決然地舉起了手中的號碼牌。

他以為寵兒喜歡這條項鍊,他可不知道寵兒在惆悵什麼!

“你做什麼?”

寵兒整個人都不好了,一道不置可否的目光掃過去,隻覺得這A市的有錢人可怕。

幾千萬幾千萬的競價,他們這是鬨哪出啊?

他顧宇寧又是搞什麼鬼,錢多冇處花嗎?

“你不是喜歡?”

顧宇寧很詫異,看著寵兒的目光,整一個摸不著頭腦。

如果不是因為她喜歡,他纔不要當這個冤大頭呢!

“一億五千萬一次,一億五千萬二次……”

主持人開始確價了。

賓客們鴉雀無聲。

一億五可不是開玩笑的,冇幾人有本事一下子消費這麼多錢。

“二億……”

一道經過機械化處理的男性聲線自高空傳來。

彷如幽冥的聲線環繞在大廳四周,一雙雙眼睛盯上了西麵牆上的視窗。

表演大廳的高度做了特彆的設計,整體高度在十二米左右,視窗設計在八米的位置。

他們放眼望去,帶著銀色金屬麵具的男子出現在視窗處。

居高臨下、睥睨眾生地眼神,即便如此遙遠都讓人看得真真切切。

冇有人知道麵具之後是怎樣的一張臉。

可是在這裡他就是如同柏景瀾一般的存在,全場人都屏住了呼吸。

寵兒也看到了對方。

原本就冰冷的麵具帶在男人臉上,似乎又籠罩上一層陰戾。

銀色麵具似乎遮不住麵具之下的怒意,那雙含著火光的眼,分不清是炙熱,還是怒火。

總之,對方灼灼地盯著她看,似乎要將她化為灰燼一般。

心碎!

這A市裡都是些什麼人啊?

二億!

根本就是一場大亂鬥。

肉疼!

讓她花兩億多,把她設計的珠寶再買回來,她下不去手。

然而,項鍊她必須拿回來。

“對不起,因為我是這件作品的設計者,我現在強烈要求你們終止拍賣活動,遵守買賣合同上的相關約定。”

她從桌邊站起來,理直氣壯道:“買賣合同有明確規定,我所設計的珠寶首飾在未經我批準的情況下不得私自轉讓出售,公開拍賣就更不可以了,請你們遵守相關約定。”

全場一片嘩然。

一雙雙眼睛盯著她就好像看到了精神病一樣。

這小姑娘簡直瘋了,詐騙到這裡來,膽子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