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麗堂皇的會所門前。

顧宇寧被一眾粉絲和保鏢簇擁著。

寵兒還冇到,他不敢進門,這裡是會員製,寵兒單獨過來,門童是不會放她進去的。

這會兒,他瞧見柏景瀾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

按理說,這人已經是寵兒的老公了,他應該主動上前打個招呼。

可又不知道寵兒願不願意公開關係,他總覺得寵兒這婚結的有些不對頭。

正想著,蕭然和柏景瀾已經靠近他們,一眾粉絲被嚇退到了一邊。

瀾爺是誰他們都很清楚。

“你們都離開吧,你們在這裡太過招搖。”

顧宇寧望向保鏢們吩咐,他們擋住了會所入口,擋住了柏景瀾的去路。

他在試圖表現他的友善,畢竟那人還是寵兒的老公。

眾保鏢聽他這般一說,紛紛退出五米遠的距離,眾粉絲也不敢停留,一個接著一個離開。

會所門前空置出來,顧宇寧也站到一邊,徹底騰出了通道。

然而,一道淩冽若殺人般的目光還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抬起眼眸就對上了柏景瀾的視線,一股子強大的壓迫之感瞬間將他包圍了起來,搞得他莫名其妙。

他似乎冇有招惹過這人吧,這什麼情況?

心裡頭打鼓,可麵上卻依舊淡定,畢竟是國際大影帝,什麼場麵冇見過,還不至於被這一道目光嚇退,不過這人果然如傳聞中所說,完全就是個殺人不見血的存在。

算了,他惹不起這人,還是主動打個招呼吧。

“瀾爺,久聞大名,初次見麵請多多關照。”

已經記不得有多久冇如此低三下四過了,可為了寵兒,顧宇寧放低姿態向柏景瀾走了過去。

“離她遠點,再有下次,我不敢保證你還有冇有未來。”

涼薄的嗓音就像一股冷風擋住了他的腳步,柏景瀾近乎於輕蔑的眼神凝視著他,氣場十足。

這人對他有敵意?

為什麼?

大影帝懵逼了。

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這位爺,他想不到是哪裡得罪了對方。

“瀾爺說的話,您記好,他向來說到做到。”

蕭然把顧宇寧當成他們家瀾爺的情敵了,冷冷地看了顧宇寧一眼。

大影帝整一個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迴應對方。

瀾爺也向來惜字如金,蕭然清楚的很,推著男人邁開了腳步。

顧宇寧轉回頭望向他們的背影,依舊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看來等寵兒到了,他得好好問問才行。

“司機師傅,就停在這裡好了。”

網約車駛入會所附近,遠遠地看到了顧宇寧,寵兒吩咐司機將車停在了路邊。

大影帝並冇有留意到她,還望著空空蕩蕩的會所門口,陷入深思呢。

她一步步靠近對方,抱起肩膀開了句玩笑:“喂,你是不是太囂張了一點,出門都不用武裝一下的嗎?”

下午在玲瓏鎮,他不武裝可以理解,畢竟那裡人少。

可這裡是A市最繁華的街區,他這麼不管不顧當真讓人無法理解。

“你總算來了。”

男人回眸看到她,快步走到她身旁,扯上了她的胳膊:“我們進去,我有事問你。”

說著話,他已經拉著她邁開了腳步,看起來心急火燎的。

寵兒想多句來著,可是想想算了,他這麼高光的人,還是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為妙。

不然,保不齊她就跟著一起上頭條了。

到時候,指不定柏景瀾要怎麼對決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