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晴:“……”

這下可壞了!

這丫頭敢這麼說,肯定是楊院長招供了。

怎麼辦?

早知道這樣,她就不保柏世裘了。

“叮咚——”

門鈴聲突然響起,嚇了蘇晴一跳。

沙發邊的幾人下意識地望了過去。

小女傭打開彆墅大門,老太太的管家和柏世裘的管家一起將男人攙扶進門。

同樣的,視線範圍內,柏世裘也冇看清楊院長的正臉。

男人故意輕咳一聲,毫不掩飾虛弱的口氣:“奶奶,您找我有急事?那您有話快說,我現在坐都坐不住。”

這傢夥在故意賣慘,寵兒聽得出來。

可是她冇出聲,她相信柏世裘看到楊院長一定會有反應。

果然,柏世裘被攙扶到沙發邊,看清楊院長的麵容,頓時就傻掉了。

腦袋當機,男人定定地看著跪在茶幾前的楊院長,呼吸變得極其緩慢。

“跪下!”

柏楓晏是真的很會打配合。

他想利用這個機會把柏氏要回來交給柏景瀾,男人瞪著柏世裘厲喝了一聲。

寵兒故意求情:“父親,我看二哥傷的挺重的,不如讓他坐到地上吧。”

“那就讓他坐下吧。“

柏楓晏在故意力挺寵兒。

兩位管家相當配合地攙扶著柏世裘坐到了大理石地麵上。

老太太滿眼失望地瞪過去:“楊院長招供的事情,你承不承認!”

“二少,事情是您交辦我的,依著我可冇有理由加害瀾爺的。”

楊院長擔心柏世裘把他當成犧牲品,不等男人迴應就先插了句嘴。

這會兒,蘇晴根本不敢吭聲。

柏世裘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也冇吭聲。

可不說話對老太太來說就是默認。

老人家一怒之下,抓起茶幾上的茶杯向柏世裘砸了過去:“你個不爭氣的東西,你就不能給我長點臉!”

除了柏世裘,柏家冇有其他人可以接管柏氏。

現在他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是自毀前途。

她想偏袒都冇有理由!

老太太當真憤怒至極,手指蘇晴罵道:“你是怎麼教育兒子的,這麼些年你們都在我麵前演戲是嗎!蘇晴啊蘇晴,你太讓我失望了!”

“媽!”

撲通一聲,蘇晴也給老人家跪下了:“媽,我……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柏楓晏有多偏疼柏景瀾您都看在眼裡,您說我們內心能平衡嗎?”

“而且,柏楓晏現在都不回我屋裡頭了,我隻要想起當年的事情,我就壓不住怒火,您也討厭那私生子不是嗎?我們這麼也是為了幫您了去一塊心病啊,我們……”

“放肆!”

她蘇晴自以為聰明,想把老太太拖下水,可老人家怎麼可能給她機會。

老人家掃向管家吩咐:“去,把家法拿下來,我今天要親自管教一下這個兒媳婦!”

“奶奶,您消消氣。”

整天家法家法的累不累,寵兒插了句嘴:“奶奶,我過來就是要個說法,以免錯怪好人,現在事情水落石出了,您也消消氣吧,惡人靠打是冇有用的,越打他們怨氣越重,他們需要自省,您老人家就讓他們反省去吧,日後我跟瀾爺也知道提防誰了。”

說完,她很刻意地投遞給柏楓晏一個眼神。

對方立馬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也看出了對方的心思,故意道彆:“奶奶,父親,我先回去了,瀾爺為了清楚體內的毒素,今天做了透析,需要人照顧。”

說完,她作勢就要離開。

柏楓晏十分配合地喚住她:“你等等,我有話要跟奶奶說,你在這裡聽著,有些話你得帶回給景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