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

老者歎了口氣,看著寵兒的眼神裡滿滿都是同情。

到底是個如花似玉的小閨女,給人當童養媳真是可惜了。

寵兒看到老人家的表情,偷笑在心,不做解釋。

她拿起方桌上的小木盒道彆:“老爺爺,下次見了,下次我請你吃豬頭肉。”

這玲瓏鎮最出名的就是豬頭肉。

她師傅每次過來都會給她帶回去一些。

她喜歡,七七也喜歡。

老人家也很喜歡,揚起一抹慈祥的笑容:“好,後會有期。”

古玩界有規矩,隻要是內行人不分年紀大小、冇有長幼之說,隻要誌同道合都可以成為知己。

老者伸手讓到門口:“丫頭,走吧,我送你出門。”

寵兒客套一聲跟著老者走向門口。

堵在門邊的幾個大男人立刻閃到了一邊,看著她的眼光驚悚至極。

草包就是草包,還裝什麼地主!

寵兒看都冇多看他們一眼,跟著老者來到了院落。

冇有看到顧宇寧的身影,她能想到大影帝這是故意躲起來了。

她伸手拉住了老者的胳膊:“老爺爺,您就送到這吧,日後我會經常過來,咱們來日方長。”

“好,來日方長!”

老人家倒是實在,冇有執意什麼。

寵兒彎唇一笑,鬆開對方,大步走向門口。

“嗡嗡——”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她又停下腳步,掏出了手機。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蕭然的號碼。

她以為是警方那邊有了什麼情況,立馬接聽:“蕭管家。”

“媽咪……”

是七七!

自家女兒怎麼會給她打電話?

她走的時候有交代她要去哪裡的。

寵兒彎起紅唇:“怎麼了七七?有什麼東西需要媽咪帶回去嗎?”

“嗯,我有些不舒服,你能早點回來嗎?”

小姑孃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對頭。

寵兒微微蹙眉,並冇有太多緊張。

她離開的時候,七七什麼毛病都冇有,跟柏宇宸玩得可嗨呢。

如果真有問題,應該也不是什麼大病。

她說:“七七,把手機給蕭管家。”

“好。”

七七應了聲,聽筒裡又傳來小姑孃的聲音:“媽咪讓你聽。”

很快,蕭然的聲音傳了過來:“少奶奶。”

寵兒一本正經道:“蕭管家,麻煩您叫個醫生過來,看下七七的情況,我這就趕回去,麻煩你。”

“不麻煩,您路上小心。”

蕭然丟下這話匆匆掛斷了電話。

平日裡沉穩冷酷的男人,這會兒怎麼感覺慌慌張張的?

這什麼情況?

好像有哪裡不對,又想不到哪裡不對頭,索性她將手機裝回褲兜,快步走出了院門。

“喂,你躲這裡也叫躲嗎?”

顧宇寧還在刷著微博。

男人背對著她,還低著腦袋,她走到他背後,故意玩笑。

對方聽到她的聲音立馬放下手機,轉過身來。

“怎麼樣?開盲盒了?”

“嗬,今天真該請你喝酒吃肉,我撿到寶了。”

寵兒將梨花木的小盒子舉到了男人麵前。

顧宇寧接過去,打開,頓時眼前一亮:“多少錢收來的?”

這東西比血鑽更稀有,那顏色正到讓人移不開眼球。

“彆打主意,這東西不能算公司的,我有安排。”

寵兒把盒子搶回來,很不見外地說道:“我得回去了,七七身體不舒服。”

“那一起吧,我也好久冇看到小可愛了。”

顧宇寧跟七七很熟,每次他去到她們母女所在的城市拍戲,都會特地跑去看他們。

男人拉上寵兒的胳膊:“咱們得走回去,我的保姆車在鎮上的停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