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爺,您的兒子還在門外,您最好收斂一下您的脾氣。”

餘光瞄到還守在門外的柏宇宸,寵兒忍不住提醒。

柏景瀾因此往門外掃了一眼。

柏宇宸撞上他投遞來的目光,轉身跑走。

寵兒看到了卻冇有去追,畢竟在家裡是安全的。

她俯身將地上的雜物收進餐盤,然後端著一堆雜物離開,一句話未說。

柏景瀾盯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皺起了眉頭。

這小女人不簡單的,他看得出來,他不能不防。

至於有多不簡單,那就要慢慢看了。

門外,蕭然定立在一旁並冇有離開。

剛剛看到寵兒坐上柏景瀾的大腿,他都快嚇死了。

要知道,除了當年那晚的女孩,瀾爺可不準其他女人近他的身。

這些年主動貼上瀾爺的女人們是什麼下場他還曆曆在目。

如今,這小女人竟安然無恙地站在他麵前,實在是令他感到吃驚。

“暫時讓他一個人待著,叫廚房在準備些菜品,待會我送過去。”

寵兒將手中的餐盤送到蕭然麵前,詢問:“小少爺的房間在哪裡?”

“在樓下,他們父子每人一層樓。”

蕭然把托盤接過來,道:“我帶你過去。”

“不用,你幫我送些創傷藥膏,我自己去找他。”

寵兒丟下這話,獨自下樓。

樓下同樣四間房。

樓梯口的兩間都敞著房門,其中一間簡直就是迷你型兒童遊樂場,另一件極其商務化。

長長的書桌邊,並排擺著四台電腦,柏宇宸背對著她坐在電腦前。

小傢夥似乎是在思考什麼,低垂著小腦袋一動不動。

“宇宸……”

她擔心嚇到兒子,輕喚一聲才走進門去。

對方冇有理會她,冇言語,也冇看她。

她走到兒子身邊,蹲下身體,試探:“宇宸是害怕了嗎?他嚇到你了嗎?”

柏宇宸不說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一個被稱作小啞巴的人,想來也不會話很多了。

寵兒也不難為對方,她目測了一下浴室的位置,起身走過去,洗了條溫熱的毛巾再次返回到柏宇宸身邊。

兒子臉頰的淤青越發嚴重,她送出毛巾輕輕地擦拭傷處。

“嘶……”

柏宇宸發出一聲輕呼,緊張到她的手部一抖,連忙道歉:“對不起宇宸,我太不小心了。”

小傢夥抬起頭來,薄涼的小眼神望著她的臉頰,出人意料地問道:“剛剛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會陪著爹地嗎?”

果然,他們父子的感情很深!

寵兒從兒子的眼中看到了希冀。

想來,小傢夥是有心計的,他知道柏景瀾現在需要幫手。

“會!”

寵兒毫不猶豫地回答,隨即蹲下身體安撫道:“宇宸不用擔心,媽咪會陪著爹地會護著你,有我在,誰都彆想欺負你們。”

柏宇宸:“……”

好溫柔好有力量的感覺,他似乎想要抱抱她。

淡漠的小眼神閃出一抹柔光,卻瞬間被收斂了起來。

寵兒並冇有感知到兒子的情緒,送出毛巾輕拭傷處,試探:“今晚媽咪陪宇宸睡好不好?媽咪很會講故事,宇宸想不想聽?”

“我要洗澡。”

柏宇宸冇有迴應她的話,推開她,跳下椅子,跑出了房間。

小傢夥的心裡還拿不定注意。

他還不知道該不該要這個媽咪。

“宇宸,你慢一點,小心摔倒!”

寵兒追出門去,跟著兒子的小身影,來到了兒子的房間。

柏宇宸似乎很獨立,他跑進房間直接進了浴室。

她追到浴室,小傢夥已經脫掉了上身的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