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踏上台階,走進院落,來到正廳門口。

坐在太師椅上的中年男子霍然起身,怒目三分的喝道:“哪來的小姑娘,你是怎麼進來的!”

男人怒氣沖天的樣子就好像他是天王老子。

寵兒瞬間有些不爽。

她就煩這種動不動就裝逼的人。

“你開著門不就是迎客的嘛!”

完全不理睬男人的抗拒,她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正廳。

那男子一個箭步衝到她麵前,頂在他身前的肥肚腩顫了顫又顫。

“出去,這裡不是你這種小毛孩子來的地方!”

說著,他就要拉扯寵兒的胳膊。

寵兒向後一閃,躲開他的觸碰,相當任性的揚起下巴:“大叔,彆狗眼看人低行嗎?這條街上的東西隻要我看上了就是我的,錢對我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中年男子聽到這話,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最後判定,憑她這副姿色,嫁個土豪老男人肯定是冇問題的。

嫩嘛,那群老東西就喜歡這種剛剛發芽的小嫩草。

既然冤大頭主動送上門,那他可就不宰白不宰了。

“說吧,你看上什麼了?”

中年男子又走回到太師椅邊坐下來,十分恭敬地看顧宇寧笑:“顧影帝,您先喝杯茶,我很快把她打發走。”

“沒關係,你開門做生意,有客上門很正常。”

大影帝就是大影帝,明明認識寵兒,卻裝出來一副不相識的樣子。

男人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清茶,舉手投足一派紳士風範。

寵兒見他這般,在心裡偷笑一聲,然後故意往四周瞄了一眼。

顧宇寧喜歡這些青銅器,她可不喜歡。

這裡冇有一樣東西能入得了她的眼。

她收回視線,瞟向中年男子準備諷刺一番,擺在男子麵前的牧羊尊吸引了她的目光。

這不是擺在她師傅書房裡的老物件嘛,怎麼會跑到這裡來了?

難不成,她師傅因為冇有零花錢開始賣古董了?

這個老東西真是欠收拾了。

寵兒有些生氣,邁開腳步走到了方桌邊上。

中年男子以為她看上了這東西,趾高氣揚道:“這個彆想,顧影帝已經看上了你拿不走!”

“是嗎?我要是非得把它拿走呢!”

不拿走證物怎麼找師傅算賬!

寵兒伸手去拿牧羊尊,下一秒眼底劃過一絲狐疑。

這東西不對頭。

這不是她師傅書房裡的那尊,她能分辨出來上麵的銅鏽。

這是贗品!

這裝逼犯竟然拿假貨糊弄顧宇寧這個專家,他死不死啊。

寵兒伸手指著牧羊尊諷刺一笑:“就這,你也敢拿出來騙人?大叔是覺得你騙術高明?還是認定我們大影帝是個腦殘啊?”

顧宇寧聽到這話當即望向她。

這臭丫頭真該打屁股,乾嘛說他是腦殘。

她明明就知道他從小就酷愛古玩,八歲就開始玩收藏了。

這個牧羊尊不對頭,他早就看出來了!

“你個小屁孩你懂什麼,滾滾滾彆在這胡謅八扯的!”

中年男子又站了起來,作勢就要拉著寵兒的手臂,一副要把她丟出門外的架勢。

不急不惱的寵兒又退後一步,洋洋得意的亮出笑容:“大叔,啪啪打臉的滋味可不好受,不過很抱歉,今天你這張老臉我還就打了!”

寵兒伸手從擺在方桌上的鑒定工具箱裡取出一根毫針。

“你想乾什麼?”

中年男子頓時就急了,這小丫頭想鬨什麼幺蛾子!

這東西可是他花高價收回來的,他很擔心寵兒把東西給碰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