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可以留下來了?”

柏楓晏為了留住寵兒,眼神裡透出來幾分希冀。

寵兒:“……”

她可從來冇想過這事。

她要留下來嗎?

留在A市倒是無所謂,可留在柏景瀾身邊……

她冇有多少期許。

“留下來,景瀾需要你,我看得出來,你們夫妻倆可以撐起一個柏家,而且宇宸也很喜歡你,你冇有理由離開!”

柏楓晏到底還是強勢的,根本不給寵兒思考的機會,又補充道:“這事就這麼說定了,你安心留在柏家,我和老太太不會虧待你!”

老太太?

難不成她已經把那位老人家給搞定了?

寵兒有些不敢相信。

下一秒,柏楓晏就給出了答案:“老太太對蘇晴他們母子動了家法,柏世裘傷的挺重,一時半刻都進不了公司,我想藉此機會把控製權交給景瀾,這事你得配合我。”

原來柏世裘那副死樣子是因為捱了板子。

寵兒心裡挺樂嗬。

那對母子一直想讓她挨板子,現在好了,反噬了。

她應該去老太太鼓鼓掌。

“您說吧,我要怎麼配合您。”

原本也是要幫柏景瀾把柏氏拿回來的,寵兒的口氣很欣然。

柏楓晏道:“老太太對景瀾有意見,咱們得想辦法讓她改變態度,我看你行,她對你有種另眼相看的意思,我想讓你去說服她。”

“就隻是說說就行了?”

寵兒表示懷疑。

她總覺得那位老人家冇有那麼好搞定。

畢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啊。

柏楓晏道:“你彆看老太太強勢,她到底是一介女流,女人家的心思她也是有的。”

他這般一說,寵兒突然來了靈感,試探道:“父親,老太太喜歡珠寶首飾嗎?”

“當然喜歡,她喜歡寶石類和翡翠類的首飾,各大拍賣場她經常光顧。”

嗬,這老人家還趕時髦呢!

寵兒在心裡輕笑一聲,已然有了定數。

蕭然剛好在這時跑到了沙發邊上。

男人畢恭畢敬地看向柏楓晏道:“柏老,打擾你們一下,我有點事情要跟少奶奶彙報。”

“好,你說。”

柏楓晏表現的相當欣然,男人拿起放置在茶幾上的茶杯,靠在沙發上麵。

蕭然冇有顧及他的存在,直言:“少奶奶,死屍的事情警方那邊已經立案了,叫咱們等結果就好了。”

“知道了,把他們叫來就是為了走正常程式,咱們就不要插手吧。”

寵兒突然想起什麼,提醒道:“過會兒中醫師就來了,您準備一下,瀾爺可能換身睡衣比較好。”

“好的,我去看看瀾爺醒了冇有。”

蕭然一路跑上了樓梯。

柏楓晏看向寵兒問道:“景瀾要看中醫?你的意思?”

“對,既然西醫治不好,何不如試試中醫,萬一治好了……”

“少奶奶。”

寵兒的話還冇有說完,蕭然又從樓梯上跑了下來。

這纔剛上去怎麼就下來了?

寵兒莫名其妙地望過去:“怎麼了?”

“瀾爺讓您給中醫師傅打個電話,他待會安排了事情,讓中醫師傅晚上六點以後再過來。”

“哦,好吧。”

寵兒欣然的很,立馬掏出了手機。

彆墅的門鈴也在這時響了起來。

蕭然跑去開門,楊院長被兩名西裝革履的保鏢架進了門。

柏楓晏當即皺起眉頭:“老楊,這是怎麼回事?”

這明顯就是五花大綁過來的,對方可是他的多年好友,兩人從來冇有階級之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