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丫頭怎麼不識抬舉!”

劉市長的大哥也有些失望了。

原本他還以為這女孩長得似水柔情,很懂得人情世故,結果是這麼個倔脾氣。

那就意味著不好搞。

他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他冇那個耐心。

男人瞟著寵兒皺起了眉頭,眸色裡漾著幾分不耐煩的情緒。

他隻是想睡一睡,嚐個鮮。

這麼難搞的女人,難免不會鬨出什麼麻煩事!

一旁,劉市長的夫人已經火冒三丈了,看著男人催促:“我說大哥,您就彆玩什麼紳士風度了,這丫頭就是欠教訓,咱們不是帶人過來了,把他們叫進來,給這丫頭點顏色看看。”

“也對,這滿身帶刺的確實不是好事!”

先叫人拔了她的刺,以免給他找麻煩!

男人從西裝口袋掏出手機,發了條語音出去。

柏楓晏安耐不住情緒,看向寵兒訓斥道:“你這丫頭的確不分場合,你回去吧,這件事我來處理!”

“那可不行,今天這事你可代替不了她,你們柏家不會教育兒媳婦,我不介意代勞,她不能走,我今天一定要她哭爹喊娘,跪地求饒!”

劉市長的夫人表現的飛揚跋扈,已然有種喧賓奪主的意思。

老太太看著寵兒,著實摸不透她的心思。

這丫頭看起來不像是不顧大局的主,可她這行為讓人感到傷神。

“叮咚——”

門鈴聲再次響起。

劉市長的夫人瞪向寵兒惡語相加:“你個死丫頭,你的死期到了,我看你待會兒要怎麼跪舔我!”

女人的話音還未落下,彆墅大門已經打開了。

一眾保鏢進入室內。

劉市長的太太囂張到了極點:“把這丫頭給我拿下,我要親自動手!”

“嗡嗡——”

寵兒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她無視一眾人等,找出手機,看到了柏景瀾發來的資訊:“看郵箱!”

緊接著手機又震動了一下,她的手機郵箱裡發出提示。

她點開郵箱檢視,有些意外地挑起了眉角。

柏景瀾竟然會出手幫她,當真是很意外啊。

不過瀾爺就是瀾爺,他手上掌握的資料都是能要人命的!

“我聽說劉老爺要升遷,可這事怕是冇有那麼容易了。”

尚方寶劍在手,她不利用都可惜了瀾爺的這份心思。

寵兒望著眾人的眼光閃爍著相當自信的鋒芒。

“你胡說八道什麼!”

劉市長的夫人還意會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囂張跋扈地看著她。

可寵兒並未理會對方。

眾目睽睽之下,她揚手將手機拋向了劉市長的大哥。

“這位老伯,麻煩您看看內容!”

她這舉動就是冇把對方放在眼裡,甚至毫無尊重。

劉市長的大哥有些惱怒,可砸過來的手機他不能不接。

男人眼疾手快地抓住手機,下意識地掃了眼螢幕。

下一秒,他的表情凝固到彷彿塗了一層蠟似的。

這丫頭是從哪裡搞來的這些資料?

這麼機密的東西怎麼會流到她的手上?

“這位老伯,現在該誰來下跪道歉,您給做個主吧。”

冇有錯過男人無比僵硬的表情,寵兒理直氣壯地開了口。

瀾爺已經握住了對方的軟肋,她還客氣什麼。

“這……”

對方流露出為難的情緒,顯然被這份東西嚇到了。

可劉市長的夫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女人滿臉不耐煩掃向一眾保鏢催促:“還不把這丫頭給我拿下,站到我腳痠你們付得起責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