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家。

老太太的彆墅內,氣氛異常嚴肅。

老人家陪著劉市長的大哥坐在梨花木長條大沙發上。

劉市長的夫人和柏楓晏相對坐在單人沙發上麵。

小女傭已經幫幾人倒上了第三杯茶水,可依舊不見寵兒的身影。

劉市長的大哥瞟向柏楓晏冷笑道:“柏兄這兒媳婦的架子還挺大,是打算讓我派人請她回來嗎”

此人並冇有參政,不是什麼政界要員。

冇有了那樣的背景,他便無所顧忌,看起來一派趾高氣揚。

男人端起剛斟好的茶水喝上一口,派頭比天王老子還足。

“大哥,那小姑娘可是個眼睛長到天上的主,您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她,不然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劉市長的夫人抱起肩膀,看向柏楓晏洋洋得意道:“您們可能還不知道,我公公又要升遷了,他老人家一句話,你們柏氏就得地動山搖!”

“劉夫人,那天的事情我瞭解過經過,這件事我們雙方都有責任,我希望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們想讓我下跪道歉,我可以配合,我希望你們不要拿柏氏作為威脅籌碼。”

柏楓晏是有意把人打發走的,奈何他幾次提及對方都不附和。

他多少有些失了耐心,可態度還是很緩和的。

但對方不吃這套。

劉市長的大哥冷眼瞟向他說:“柏兄應該知道這件事對包弟的影響有多大,你這一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分明就是冇把我們放在眼裡。”

“可不是,你們柏家想上天不成?敢不把劉家放在眼裡,我看你們是飄了!”

劉市長的太太白了柏楓晏一眼,看向老太太道:“您老人家這半天不說話又是幾個意思?難不成想倚老賣老?”

如此冇有教養的女人當真讓老太太感到厭惡,奈何這種情況,她也不好多說。

老太太掃向柏楓晏吩咐:“打個電話,問問是什麼情況?”

言外之意就是問問寵兒是個什麼情況。

“好!”

柏楓晏也看出來了,今天這事寵兒不回來解決不了,索性他掏出了手機。

彆墅的門鈴聲剛好在這時響起。

沙發邊的幾人下意識地瞟向了門口。

隻見,小女傭跑到門邊打開房門,寵兒從容不迫地走了進來。

“大哥,就是這小丫頭,你一定要好好地教訓教訓她!”

劉市長的夫人看到寵兒就惱火的要命,伸手指著她幾乎咬牙切齒。

女人隔壁,劉市長的大哥將寵兒從頭到腳打量一遍,眸色裡閃過一道異樣的光線。

這女孩的身材和臉蛋當真很對他胃口。

既然柏景瀾無福消受,他倒不介意先嚐個鮮。

“你叫溫寵兒?”

男人瞟著寵兒一派高高在上的姿態,明明是坐著的,卻像俯瞰眾生一般。

寵兒也將對方打量了一遍。

這老男人的年紀,看起來跟柏楓晏差不多。

然而,似乎冇有柏楓晏那麼安分,藏在他眼底的色相已經快溢位來了。

今天這事怕是下跪都解決不了了。

不過沒關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溫寵兒可不懼怕他們。

“我是溫寵兒,有關劉市長的事情,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您們有什麼條件直說吧。”

差不多能想到了接下來的事情發展,寵兒表現的異常淡定。

剛剛回來的路上她已經想到了處理辦法。

現在就看他們配不配合了!-